首页 社会 生活 新冠 回国 飞机 感染 转机

30天内英国输入上海27例确诊 使馆提醒:谨慎选择以下地区转机!

5322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30天内英国输入上海27例确诊 使馆提醒:谨慎选择以下地区转机!
最近回国的小伙伴越来越多,但转机带来的高感染风险也不容忽视。

8月,近30名从英国出发的乘客落地检测后,新冠结果均呈阳性,且全部都是转机。尤其是俄罗斯航空,两个航班一共感染了20多人。

转机的高感染风险

以上海为例,根据微博@上海发布以及上海市卫健委通报,圈哥整理了下8月15日-9月15日的与英国相关的输入病例情况——

9月14日0—24时,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该病例为乌克兰籍,在乌克兰生活,9月10日自乌克兰出发,经英国转机后于9月12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为44人。

9月9日通报,6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其中一例为病例为英国籍,在英国生活,9月6日自英国出发,9月7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9月1日通报,4例境外输入确诊,其中一例为中国籍,在英国留学,8月28日自英国出发,经马来西亚转机后于8月30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28日,3例境外输入确诊,其中一例为中国籍,在英国留学,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机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23日,5例境外输入确诊,其中一例为中国籍,在英国工作,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机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21日,13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为中国籍,病例10为英国籍,分别在英国、土耳其留学或生活,8月13日分别自英国和土耳其出发,经俄罗斯转同一航班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20日,13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病例6为中国籍,病例7为英国籍,在英国留学或生活,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机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18日,8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5—7为中国籍,病例8为印度籍,在英国留学或工作,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同一航班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17日,14例境外输入确诊,其中1为中国籍,在英国工作,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机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16日,3例境外输入确诊,1例为英国籍,在英国生活,8月13日自英国出发,经俄罗斯转机后于8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

8月15日-9月15日期间,上海市共有130例境外输入案例,其中29例确诊案例与英国相关,其中27例英国确诊案例均曾转机。



不仅仅是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国际机场、俄罗斯的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其他国家的转机也有多起高感染风险案例(易感高风险国家清单,可快速翻阅至本文的第三个小标题)。

02科学解释转机风险

除了实际案例,外媒也多次警示转机风险。

据BBC报道,飞机上的空气质量可能比普通办公室要好(而且几乎比火车或公共汽车还要好)。

这是为什么呢?

BBC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都解释过——

大多数飞机上都有被称为“Hepa”的高效微粒空气过滤器。

该系统可以捕获比普通空调系统更小的颗粒,甚至包括一些病毒。



这也使得飞机上的空气每两到三分钟就被完全替换,而空调大楼中的空气每十到十二分钟被替换一次。

那么飞机上的风险在哪里呢?

据《华盛顿邮报》引用了现任中国天津大学教授、美国普渡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陈清焰的研究和收集案例,1977年3月14日,一名患有流感的妇女登上一架737飞机,与另外包括乘客和机组人员在内的53人一起前往阿拉斯加。

发动机发生故障后,飞机在跑道上停了2小时,机舱门关闭、通风系统也呈关闭状态。

在三天内,就引起飞机上的38人受感——如果飞机长时间关闭通风系统,造成感染的风险比大家想象的会高很多。

陈清焰教授的模拟视频gif图:咳嗽产生的飞沫如何流经机舱,该模型是基于2003年SARS在空中传播的模拟

此外,BBC称,在长途飞行中,旅客可能会有更多走动。

大多数研究表明,造成感染最大风险的不是机舱内的再循环(经过复杂的过滤器)空气,而是因为乘客在主通道上下走动,更容易传播/吸入飞沫。



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受感染的空中乘务员,可能会成为“超级传播者”。

结论是,最好在乘坐飞机时,尽量靠窗但远离出口、且尽量在飞行过程中一直坐在座位上,可以减低感染率。

如果飞行中旅客感染了病毒,则可能会导致病毒进一步传播。

一旦需要中转,除了面临临时取消航班、转机赶不上、乘客还会面临更大的交叉感染风险。

也就是说,风险最高的,并不是机舱,而是超大人流集中的机场。

1918年,西班牙流感(1918 flu pandemic)也是H1N1 A型流感疫潮的,它感染主要通过船舶和港口。

曾经造成全世界5亿人感染,5千万到1亿人死亡,传播范围达到太平洋群岛及北极地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为2.5%-5%(当时世界人口17亿人)。

如今,机场更容易使得局部地区的流行病转变为全球流行病。



在前段时间的一项研究中,有专家发现,在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个机场内,可通过多多洗手、消毒可以使呼吸道疫情的传播率降低37%。

该数据于12月底发表在《风险分析期刊》上,该数据称,如果将其应用于全球所有机场,这一数字可能高达69%。

安检期间被认为是机场里受感风险最高的阶段。

诺丁汉大学和芬兰国家卫生与福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进行安全检查时,大半的塑料行李托盘都至少有一种呼吸疾病病毒,例如普通感冒或流感。

这些托盘被使用了数千次,但很少被洗干净,其中发现的细菌种类甚至比机场厕所还多。

在机场中还有其他易感区域,建议旅客经过它们后应清洁双手——在BMC传染病杂志上进行的同一项研究发现,机场取款机和自动售货机也特别容易携带病毒。

自动扶梯的扶手、等候区座位上的扶手、以及不断向安检人员和检票人员递送机票和护照也可能带来一些风险。
因此,英国专家强烈大家自己购买消毒液。



03驻英使馆建议请尽量选择直航航班回国

直航航班相比转机航班:

1/ 更安全,受感风险更低

2/ 选择直航回国航班,可直接手持检测结果上机,可省去申领绿色健康码、健康状况声明书的等待时间,回国流程更方便。

注:如中转乘机赴华的中、外籍乘客,须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申领带“HS”标识的绿色健康码或健康状况声明书。



避免高感染国家回国谨慎选择转机地

根据外交部领事司的官方账号@领事直通车,中国驻俄罗斯、澳大利亚、日本、墨西哥、埃塞俄比亚、老挝、柬埔寨、苏黎世等使领馆提醒中国公民谨慎选择当地转机。



提醒小伙伴们谨慎选择以下地区转机





04其他防护建议

圈哥结合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英国航空、BBC新闻给大家送上搭乘飞机时的防护建议——

建议各位小伙伴在选择飞机作为交通工具时,正确佩戴口罩。

如不需托运行李,尽量在网上提前办理登机手续,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与机场的联系。

办理登记手续、安检、搭乘摆渡车时,记得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



如果有条件,尽量选择去人少的队列或车厢;如果车厢人数拥挤,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选择等下一班哦。

定期清洁双手,特别是长途航班就餐前、接触口鼻前,要记得用消毒湿巾清洁双手,一些航司也会在机上配备个人防护包。

在乘坐飞机时,建议靠窗但远离出口、且尽量在飞行过程中一直坐在座位上,降低受感率。

图:每日邮报此外,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也警告乘客不要在生病时搭乘飞机。

05最新回国直飞航班信息

中国国际航空

自2020年9月1日0时至10月23日24时,国航每周可执行国际航线共计28条,其中伦敦希思罗直飞回上海浦东的航班号为CA850,每周五执飞。

出发时间为12:30,到达时间为06:30(+1天)



中国东方航空

自2020年10月1日0时起,东航每周可执行国际航线共计23条,其中伦敦(希思罗)直飞回上海浦东的航班号为MU552,每周五执飞。

出发时间为21:20,到达时间为15:40(+1天)

中国南方航空

自2020年10月1日0时起,南航每周可执行国际航线共计23条,其中伦敦(希思罗)直飞回广州白云机场的航班号为CZ304,每周四执飞。

出发时间为22:35,到达时间为16:35(+1天)

首都航空

首都航空公布最新国际航班计划。



英国回国直飞航线是伦敦飞青岛,每周五执飞,航班号为JJD432。

出发时间为22:30,到达时间为17:00(+1天)

英国航空

英国航空公司于8月9日正式复航中国大陆地区。

首先复航的是伦敦希思罗机场至上海浦东机场的航班,每周四和周日执飞。

周四与周日执飞的航班号相同,为BA0169,起飞时间为14:50,落地时间为08:55(+1)英航也依旧开售留学生机票。

维珍航空

维珍航空公司于8月4日正式复航伦敦-上海浦东航线。



每周两班,航班号为VS250,每周二、五执飞*。

出发时间为15:15,到达时间为09:25(+1天)*注:10月6日周二无航班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