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75人民币 , 37.07新台币 , 9.98港币 , 1.29美元 , 1.1欧元
首页 社会 大学 性工作 新冠 疫情

疫情逼迫大学生失去打工机会 从事性工作人数增加

3299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疫情逼迫大学生失去打工机会 从事性工作人数增加
据sky news报道,由于新冠疫情,更多学生开始从事性工作。

《旗帜晚报》报道,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某平台通过发布写真照片和视频,补贴大学花销。

天空新闻从Save The Student组织的对3161人做的调查了解到,疫情限制了很多学生的收入来源以及部分学生家长的资助能力。

学生身份的性工作者人数一直在增加,为负担自己的日常开销或者房租。7%的学生开始在疫情期间从事有关工作,其中77%是女生,22%是男生,还有1%的受访者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性别。

根据Save theStudent组织的年度调查,32%的大学生会公开自己的私密照片,4%的学生从事性工作,包括肢体接触,全裸和色情作品。

大约24%的人试过sugar dating,是一种有偿约会的方式,17%的人选择网聊,而12%的人以电话恋爱的方式挣钱。

十分之一的人表示如果自己急需用钱的话,会考虑性工作,前一年的这项比例是6%。



调查也发现,英国学生平均每月花795英镑,其中74%的受访者都有不同类型的兼职。

某网站是很多学生发展“涉性业务”的平台,这是一个只能付费订阅的社交网站,供人们发布性感照片和视频,包括音乐家、喜剧演员、名人和性工作者。

天空新闻采访了几位匿名学生,关于她们的从事原因,收入情况和心理状态。

其中一名25岁刚毕业的德比大学的研究生,每月在该平台上的收入可达6000英镑。

另外一位受访者Rose(化名)表示,封锁期间不能在餐馆打工后,转而线上做性工作,她自己表示,这样的工作,感染风险很低,而且得钱更容易。

她表示,大学还没毕业,她也没告诉自己的家人她的“转行”,因为他们不会理解。但如果自己不做这份“表演和模特”的工作的话,就会有经济困难。

Rose工作的原则是不发生性交。



对于这份职业,Rose表示很喜欢,“是自己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我过去很孤僻,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身材这么自信过。工作本身很自由,发布的内容都由自己安排,可以自己给自己设定难度,月入几百到几千英镑不等”。

Rose的男朋友也很支持她的工作。

这样赚钱的同时也伴随着隐私暴露的风险。因为使用的是未加密的网站,有一次“自己的部分隐私遭到泄露,真是把自己吓坏了”。

Rose从本科,也就是2016年,开始在该平台上挣钱,因为学生贷款和推销手机的副业依旧不够支撑生活。她谈到,当时是一位朋友说有通过视频挣钱的想法,她也想试试。

开始只是一周工作8小时,这已经能挣560英镑了,自己的兼职每周工作12个小时,每月仅能挣450英镑。刚开始营业几天,通过发写真集,就已经吸引到200位粉丝,每人每月付4.99英镑。

到目前,已经有接近800位粉丝,月订阅费升到7.99英镑,这让她的读研生活有了足够的保障。



Rose也坦白,自己在简历上用不同的名字,防止未来的老板找到自己的社交账号。被问及会不会有一天终止这份工作,她表示,“不会,因为自己已经习惯这份工作和这样的生活状态,停不下来了”。

另外一名坎特伯雷基督教会大学的学生回忆道,大三时,能在该平台上月入1000英镑。

本来每周能从学生贷款拿到150英镑,但在社交媒体上这样赚钱在她看来也没毛病,“最开始她只是发一些内衣装,有了男朋友以后,开始发俩人的写真集,因为这样会赚更多的钱。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工作方式,因为能与很多人打交道”。她也意识到有全职工作后,自己需要放弃这份兼职。

Savethe Student的Tom Allingham表示,今年是学生经济最困难的时段之一,而且持续时间特别长。

真的能看出来学生们是遇到了困难。因为如果是学生喜欢这样的职业的话,那样并没有太多担心的。但如果是因为缺钱而不得不去做这样的工作的话,那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问题。

TomAllingham呼吁,一方面政府要给学生更多的经济支持,另一方面,大学要帮助确保从事这样职业的学生不被孤立。

性工作者受到的偏见和伤害依然很严重。



25岁的JessicaHyer Griffin曾经在学生时代也无奈选择性工作来负担自己的生活。

现在她在曼彻斯特设立了全英唯一一个学生性工作者互助组织,Support For Student Sex Workers用于支持所有的性从业者。

此组织的宗旨在于从来不评论他人的生活方式的转变,也不揣测所有的性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的喜好态度。这个组织最关心的是,性工作者有自己的自由空间,不受评判,这样一来他们不再受孤立。
她表示,“性工作者的总人数正在增多,可能是因为人们的失业和大学费用的负担问题。人数增多说明性工作越来越被人们接受,但也暗藏风险。客户的减少意味着学生更可能接受要求更苛刻的客户”。

Jessica也透露,“很多性工作者是出于喜欢,但总有出于贫穷而无可奈何的人”。她也表示,“性工作不应该是被鄙视的遮遮掩掩的,而应该得到更多的支持。

性工作之所以是一项职业,因为有所需求。人们看不起这样的从业者,而非她们的服务对象”。

她回忆起自己做性工作的日子,是非常孤单的,也清楚,如果不能得到合适的支持,自己会变得孤僻。



2014年Jessica赴曼彻斯特大学读书,与母亲断了联系,她的单亲家庭极其贫困,所在区域是英格兰第12大最贫困区,而大学有时也是一个对贫困者极其不友好的地方。

大一时,Jessica被诊断出好几种病后,不得不开始与甜爹约会。2015年Jessica被强奸,失去了掌控生活的权力,同时患上了恐惧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尽管直到2019年才被诊断出,但之前她已经暂停了学业。

Jessica“真爱”的金主成了“剥夺”她掌控生活权利的人。对于Jessica来说,休学期间很糟糕的是,不能申请福利和学生贷款。

2017年,她被送到暂住中心疗伤,但出来后,面临的是无法负担的房租和无法租房的问题。她的性工作就这样开始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收入。

她也试图求助一些心理健康协会,然而曼彻斯特非常出名的一家心理机构因Jessica是性工作者而拒绝了她。

2018年是Jessica最糟糕的一年。



因为在曼彻斯特租房子的话,需要一位担保人,但没人愿意为Jessica担保。尽管Jessica向房产中介解释了这些,但房地产公司不愿意帮助她。Jessica不想露宿街头,于是写了遗言亲笔信,并在自杀前告知了中介。

最后,中介终于表示允许Jessica的朋友做担保。

Jessica毕业后,有了领取个人生活补助的资格,就不用再做性工作。

后来,她也遇到了现在的未婚夫,母亲也重回她的生活,也拥有了一位能够充分理解自己的经历和积极看待性工作这份职业的心理治疗师。

现在,她想帮助和自己有类似遭遇的人。




6条评论
avatar

6楼 英国普利茅斯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avatar

5楼 英国Basildon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avatar

4楼 英国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Christy Liu

avatar

3楼 英国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你们所讲的这种性工作者一直以来都有的啦 他们大多数都系自愿的 。。。。。

avatar

2楼 英国朴次茅斯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avatar

1楼 英国Didcot访客 发表于2020-10-11

感谢投稿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