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75人民币 , 37.07新台币 , 9.98港币 , 1.29美元 , 1.1欧元
首页 社会 隔离 贫穷

七人一室的隔离:家变成了“地狱”

1407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七人一室的隔离:家变成了“地狱”
贫穷,就像影子一样,充斥在主人生活的每个角落里。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Sarah Wheddon和她的男友及五个孩子生活在租赁的一居室楼房里已经超过整整六个月。

她说,封锁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慢性谋杀。尽管得到了一些来自一家名为Shelter Cymru的企业的支持,她们的生活依然艰难。

Sarah的男友带着四个孩子在封锁前搬到了她的居所。

image caption15岁的长子Ashanti (L) 和继母Sarah

Ashanti和她的三个兄弟姐妹晚上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莎拉说,我很爱这几个孩子,视如己出,但是并没有准备好和他们一起生活在一个一居室的公寓里。

她们在卡迪夫的公寓有两个房间:卧室和客厅,7人共用一个洗手间。



IMAGE COPYRIGHTSARAH WHEDDONimage caption

客厅是四个孩子的卧室,两人睡沙发,一人睡地板,其中一个孩子不得不睡在脚凳上。

莎拉(Sarah)和克里斯(Chris)的两岁女儿和父母睡在意见小卧室里。

15岁的阿散蒂(Ashanti)正在准备GCSE考试,但是她感觉非常不好。“我没有足够的睡眠,很焦虑。更不用提学习的空间。”

“吃饭的时候我们连坐的地方都不够,需要坐在地上吃饭。”

外面,他们与其他公寓用户共用一个深色的肮脏而滑溜的混凝土后院。夏天的时候,黄蜂在那里筑巢,人几乎无法外出。

image caption



Sarah, 29岁,曾是一名美发师,但由于健康原因无法在继续工作,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感到非常焦虑。

“这里就像地狱一样。这对孩子们来说太不公平。一家人压力都非常大。”

“他们没有地方学习,狭小的空间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性格。”

在这样的环境里,Sarah表示,一旦有人感染,不可能有地方进行隔离。

IMAGE COPYRIGHTSARAH WHEDDONimage caption

昨天,有报道称,在大学很多学生在抱怨自己的宿舍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监狱。他们抱怨食物不够健康,没有酒喝,不能外出,这里有一个更悲惨的现实,希望他们能够看到。

5条评论
avatar

5楼 香港Central访客 发表于2020-10-16

avatar

4楼 英国Basildon访客 发表于2020-10-15

avatar

3楼 香港Central访客 发表于2020-10-15

avatar

2楼 英国加的夫访客 发表于2020-10-15

avatar

1楼 英国坎伯韦尔访客 发表于2020-10-15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