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职场 创业 伦敦 买房 就业 找工作

律师?投行?伦敦的打工人买得起房吗?

4725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律师?投行?伦敦的打工人买得起房吗?
2020年,对即将进入英国职场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英国下议院于10月公布的青年失业统计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目前英国有50多万年轻人失业,比上一季度的失业人数增加了3.5万。

面对日渐严峻的就业形势,英国年轻人的受教育期望似乎也发生了转变。

金融软件供应商Intuit Quick Books的最新调查显示,在1000名16-25岁的英国年轻人中,有四分之一(26%)的人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求职比获得学位更重要;六成人则认为,在职学习(on-the-job)是登上职业阶梯的最佳途径。

虽然疫情让英国青年更加重视教育的现实意义,但要想真正从“学生”转变为“打工人”,显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所谓“打工人”,是普通上班族们的自嘲:他们早起贪黑,拿着微薄的工资,做着辛苦的工作,最后还不忘给自己打鸡血,说上一句“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打工人”一词在国内社交网络走红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上班族对收入与工作强度不成正比的无力吐槽。

相较国内而言,英国、尤其是伦敦金融城里那些“打工人”的生存状况会不会更好呢?今天这篇推送将带读者走进伦敦打工人的生活。

伦敦最有钱的“打工人”都在从事哪些行业?说到伦敦的高薪职业,就不得不提金融城里从事并购(M&A)或公司融资(Corporate Finance)的投资银行。



今年初,英国猎头公司Dartmouth Partners发布了“2019冬季伦敦九大投行的工资和奖金年度报告”。

相关数据显示,在伦敦高盛(Goldman Sachs),员工入职一年后的年收入最高可达9.2万英镑,约80万人民币。

而在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如果毕业六年后能成功晋升为高级助理(Senior Associate),则有望获得24.7万英镑的年薪,约217万人民币。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投行分析师(Analyst)入职前三年的工资和奖金的变化趋势。

总体来说,大投行给毕业生的基本工资是一样的,为5万英镑/年,奖金在2.1万到4.1万英镑之间浮动。

工作第二年,分析师的基本工资涨到了6.0万英镑左右,总薪酬介于9万至10万英镑之间。

到了第三年,分析师的总薪酬大约11万英镑,各投行给出的基本工资差距仍然不大。



换句话说,一个在伦敦投行工作的打工人,第三年的收入就能基本跨过十万英镑大关。

除了投行,另一个吸引伦敦打工人的高薪职业非律师莫属。

《金融时报》于11月22日发布的一篇报道披露,伦敦金融城初级律师的年薪为12.5万英镑,约106万人民币。

去年,有着英国律所“魔法圈(Magic Circle)”之称的 Allen & Overy、Clifford Chance等精英律所将初级律师的起薪提高到了10万英镑。

全球收入最高的律师事务所——美国Kirkland & Ellis,其初级律师的年薪甚至达到了14.2万英镑,约124万人民币。

当然了,能够提供这样高薪的律所还是只占少数,大多数入职前两年的初级律师的工资是明显低于投行分析师的薪资的,大约在2.5万英镑左右(详见下图)。

不过,到了工作的第三年,特别是拿到律师执业资格证书后,律师薪资水平将有一个较大的提升,通常能在第二年的基础上翻一番。



疫情之下,伦敦打工人过得怎么样?看到这,你可能会问:疫情来了,在投行和律所工作的伦敦打工人有受到影响吗?事实上,尽管疫情肆虐,影响全球经济形势,但伦敦金融城的各大行业却未受到较大影响,年报表现依然喜人。

美资投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最新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净收入为27亿美元,增长了25%,远高于Refinitiv分析师预计的2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第二高的季度收入。

其竞争对手高盛第三季度的收益也几乎翻了一番。

英资银行方面,汇丰银行第三季度的利润增长了36%。

业绩宣布后,10月27日,香港汇丰银行(HSBC)股价上涨了5%。

同时,巴克莱银行公布了第三季度11亿英镑的税前利润,是分析师预测的5.07亿英镑的两倍多,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46亿英镑。

除了投行表现喜人,今年伦敦律所的总收入也从2019年的101亿英镑攀升至106亿英镑。



投行、商业银行、律所在疫情下业务繁荣,让人不禁猜想:伦敦“打工人”的春天真的要来了吗?然而事实再一次提醒我们: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加薪这种好事可不是说发生就发生的。

巴克莱银行CEO Jes Staley就表示,虽然第三季度表现喜人,但在不确定的时期,银行需要花钱的地方也变得格外多,所以不会增加员工奖金。

与此同时,由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员工求稳心理的作用,离职跳槽的员工越来越少,巴克莱的人力成本无疑比平时高得多……这些因素都制约着薪资发放。

更令人担心的是,众所周知,投行是一个周期性行业,这意味着,它们会在前景看好时增加雇员,前景不佳时进行裁员。

受疫情影响,很多投行一直在考虑在适当的时机进行裁员。

摩根士丹利的固定收益部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5年,摩根士丹利突然决定解雇其25%的固定收益货币和商品(FICC)部门员工,总计约1200人,包括最近才雇用的员工。

虽然摩根斯坦利在过去几年再次增加了600名员工,但净人数仍下降了600人。

上述分析说明,疫情下的实际情况是,伦敦“打工人”不仅涨不了薪,还面临着随时丢饭碗的风险。

伦敦打工人买得起房吗?

伦敦打工人的整体薪资不错,但这就意味着他们能买得起房吗?对于在投行和律所工作的打工人来说,他们的办公地点大多在金融城和金丝雀码头,适合买房的区域有Bermondsey, Elephant and Castle, Shoreditch, Dakston, Stratford。

下面我们以Elephant and Castle为例,为在伦敦投行工作的打工人们算一笔账,看看他们是否能买得起伦敦的房子。

Elephant and Castle非常靠近伦敦中心区,和金融城只有一河之隔。



根据地产公司rightmove的数据显示,今年该地区房屋的平均售价为£580,464,约580万人民币。

如果使用政府为首套房买家准备的Help to Buy计划(购房援助计划)的话,购房者只需付5%的首付,即£29,023,然后政府帮助支付40%首付(政府占股4成),再从银行贷款55%的话,按照2%的银行利息和30年为贷款年限来算,每月需还贷款£1179,约1万人民币。

这样的月供压力,对于投行和律所工作的打工人还是比较轻松的。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总的来说,相比北上广,伦敦打工人的薪资目前还算可观(特别是投行和律所工作),但不得不承认国内的薪资正在奋力追赶,某些行业甚至已经超过伦敦。

另外从生活成本的角度来说,虽然伦敦生活成本一度高得吓人(特别是交通费和下馆子开销),但随着国内一线城市近年来消费大涨,很多地方(特别上海)的生活消费成本也开始趋近伦敦。

但如果从大家普遍关心的买房角度来说,因为工资房价比相对合理,再加上政府提供的Help to Buy计划,伦敦打工人贷款买房“上车”还是比国内一线城市轻松很多。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