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英国 避税 洗钱

成功脱欧后,英国又可以体面地洗钱了

6789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成功脱欧后,英国又可以体面地洗钱了
2020年12月31日格林尼治时间23点,大本钟敲响,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英国彻底脱离了欧盟。在当晚的电视演讲中,首相鲍里斯激动地表示:我对2021年充满了信心,因为英国终于把自由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未来不仅可以用和欧盟截然不同的方法做事,还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事实上,脱欧后的英国该怎么走,鲍里斯早就心中有数。

据彭博社最新报道,鲍里斯于本周三(2021年1月6日)下午和250位英国商业领袖通电话,向他们询问意见,讨论在英国脱欧后,可以减少哪些商业上的繁文缛节,好让企业们可以运营得更加顺畅。

在鲍里斯看来,英国可以模仿新加坡的发展模式, 在脱欧后转变成低税率、监管放松的经济体,给予商业和金融更大的发展空间,并与过度监管、高度僵化的欧元区划清界限。金融业的繁荣给资金运转带来了很大的运作空间。

在过去的刻板印象里,洗钱一词往往听起来非常负面,但从本质来看,政府之所以要开展反洗钱运动,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收税,毕竟只有在每一环节询问最完整的资金来源(有没有交过税),才能最大程度保证政府的税收收入。

众所周知,欧盟的反洗钱要求一向比英国更严,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欧盟各国(特别是欧猪五国)的福利支出比较大,因此欧盟不得不加强反洗钱,好增加税收。

对于英国来说,过去在欧盟的时候,由于不得不遵照欧盟的反洗钱规定,因此其反洗钱法规和执法变得非常严格。但英国人本身其实算过这笔账,以下面我们会讲到的几个事件为例,稍微少收点反洗钱而来的税和罚款,换来带动英国各大服务业的兴旺,实际上还是英国人赚了。所以,洗钱和反洗钱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游戏,关键是怎样灵活改变规则,好给国家创造最大的收益。

比如现在英国还在和欧盟谈判脱欧后的金融服务协议(之前脱欧的大框架谈妥了,但金融方面怎么脱还在继续谈),其中英国的一个重要谈判底牌就是:在脱欧后大幅降低税率并放松监管,然后用避税天堂的方式收割欧盟、甚至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发展成果。



毕竟从避税和洗钱的历史上看,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避税天堂都是英国人的杰作,包括开曼群岛、泽西岛、英属维京群岛、香港、新加坡、迪拜等等。

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说,以伦敦梅菲尔、圣詹姆斯广场为中心,那些注册在这一带的私人财富管理公司才是英国的隐形冠军,他们往往只有几个人,租一个豪华的小办公室,操作着数以亿计的资产,辗转腾挪之间,利用各种现有的或者新生的架构,把钱合法地从其他国家转移到英国或者某个小岛上,然后再进行合法地消费或投资,其中一大部分投资进入了伦敦的房地产。

接下来看几个洗钱案例

据彭博社(2020年12月21日)报道,受疫情和脱欧的双重影响,英国尤其是伦敦房地产市场已经成为国际富豪隐藏和洗白资产的首选目的地。

数据显示,每年通过英国洗钱的金额高达900亿英镑,价值44亿英镑的英国地产是通过可疑财富所购买的,其中超过五分之一(8.8亿英镑)的英国房产是由俄罗斯人所购买。

去年,英国至少有500处房产涉嫌洗钱,涉及金额超过50亿英镑。

此外,如果房产是通过避税天堂的信托机构(例如开曼群岛)进行的交易,那么交易完成后英国政府很难再对其进行追踪。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提供的数据显示,那些与贪腐相关的洗钱案中,有四分之三的交易是在避税天堂的空壳公司进行的,然后在洗干净后进入了伦敦、纽约的房地产市场。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就有不少鲜活的真实案例:

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Kurmanbek Bakiyev的小儿子Bakiyev Jr,利用父亲贪污的数百万美元资金向英国申请了政治庇护,并通过一家在伯利兹注册的公司Limium Partners,在萨里郡买了一栋价值350万英镑的豪宅。

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第三个儿子萨阿迪·卡扎菲也有相似的经历。他曾利用利比亚民众的财富购买英国房产。其中一间位于伦敦Hampstead,总价值高达1000万英镑的豪宅,是卡扎菲于2010年通过一家名为Capitana Seas Ltd.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购买的。

已故的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的大女儿Gulnara Karimova也通过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用10亿多美元贿款购买了位于伦敦Belgravia和Mayfair的豪宅。

然而,上述被爆出的洗钱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仍有很多不法交易无法追踪。

更值得注意的是,脱欧后,即使英国政府想对洗钱进行深度追踪,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是因为:英国在脱欧后将不再是欧盟刑警组织的成员之一,无法对欧洲刑警信息系统(EIS)上的犯罪信息和情报数据库进行无限制自由访问,这无疑将削弱英国打击非法资金流动的能力。

英国政府到底想做什么?

从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出,英国一直以来都想当洗钱和避税天堂,为何反洗钱在英国就这么难呢?英国政府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首先我们前面写过,如果稍微少收点反洗钱而来的税和罚款,却能带动英国各大行业的兴旺,英国人还是愿意做这个买卖的,毕竟反洗钱的关键是怎样灵活改变规则,好给国家创造最大收益。在某种程度上,英国过去之所以执行严格的反洗钱规则,是为了遵守欧盟的规定,在脱欧后英国大搞deregulation(去除繁文缛节)的大背景下,英国的资金监管实际上会变得更松。

《卫报》就曾通过一篇深度报道,披露过英国政府的真实意图。

《卫报》称英国保守党政府认为,如果对洗钱行为采取“默许”态度,就能带动英国房地产和各大服务业的发展,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也能有更多资金,堪称“闷声大发财”。

拿居住在伦敦的俄罗斯人举例:



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就恋上了伦敦,陆续移居于此;2004年普京连任总统,更掀起了俄罗斯人移居英国的高峰。

普京重拳打击发国难财的俄罗斯寡头,造成富豪集体恐慌,携家带口逃亡国外时,伦敦就是他们的首选。

据《卫报》统计,居住在伦敦的俄罗斯人有40万,他们中有流亡寡头、前俄罗斯特工、政客等。居住在伦敦的俄罗斯人支撑着英国的奢侈品和艺术品行业,以及昂贵的私立学校。

俄罗斯人出手阔绰,拉动了英国一个又一个产业,致富了一批批律师、管家、建筑师、会计师、私人医生、室内设计师、私教等专业人士,甚至连英国政府也成了俄罗斯寡头的首席“服务商”。在过去,俄罗斯人是伦敦房地产最具实力的买家,买走了伦敦10%的豪宅,平均每人花费630万英镑。

2016年,阿森纳二股东Alisher Usmanov在英国《泰晤士报》评出的捐赠榜上跻身最慷慨的10名慈善家,切尔西老板阿布则是英国“圆梦”慈善机构的最大捐赠人。

普京与Alisher Usmanov

在这样大的利益面前,英国政府当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再者,英国方面如果真的要细查反洗钱,恐怕整个英国社会都会有所牵扯,英国王室和各大银行都脱不了干系。

《卫报》于2019年曝光的一份银行转账记录显示,2009年到2011年间,查尔斯王子名下的慈善基金曾收到三笔来自俄罗斯富豪Ruben Vardanyan的捐赠,总额达到20万美元。


《卫报》根据被泄露的银行文件制作的转账细节

2004年到2011年,Troika Dialog旗下离岸公司帮助俄罗斯寡头,将大约46亿美元的资金从俄罗斯转出,而后转入英国、欧洲、美国。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俄罗斯寡头的资金被安全地转移到了欧美,甚至有一小部分以“捐款”的形式,进入了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和查尔斯王子旗下的慈善基金。(这一消息在当时闹的很大,后来不了了之)

Troika Dialog所有人Ruben Vardanyan与查尔斯王子相识多年,是“王子慈善基金”的重要资助人之一,该慈善基金会致力于保护英国的历史建筑。

仅2010-2014年间,来自俄罗斯的账户就在英国洗钱超过208亿美元,资金牵涉到俄罗斯政要、富商以及俄罗斯情报机构相关人员。同时,还涉及汇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银行等在内的17家英国金融机构。英国汇丰银行也曾公开承认为恐怖分子、毒枭洗钱,每年数额高达数十亿美元。



根据英国智库“新金融”的数据,英国的股票、外汇和衍生品交易,占了全欧洲三分之一以上的份额,还聚集了几百家主要的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的投资人里,经常闪烁着俄罗斯、中东富豪的身影。

此外,伦敦还汇聚了一批来自不同国家的顶尖银行家、会计师、律师和顾问提供一条龙服务,要想合理运作一下简直不要太容易。

结合前面种种原因,大家可以发现,英国早就已经将洗钱活动产业化,洗钱方式多元化,早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洗钱中心。只是,之前有时候因为碍于欧盟监管,事情做的不够体面。

成功脱欧后,英国又可以体面地洗钱了

加入欧盟之前,英国对于洗钱行业其实把握的很有分寸,什么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宽一点紧一点,全由英国自己掌握。加入欧盟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毕竟既然入会,就要服从管理。

对比英国,欧盟一向非常重视反洗钱工作,一方面是因为前面提到的为了收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主营制造业的欧盟国家不太会做这个业务,如果放松监管的话,实际上会让大部分“黑钱”流入英国,让英国薅了羊毛。

迫于欧盟压力,英国近年来也在一步步加强反洗钱法规和执法,因此在这一传统业务上愈发不体面。2016年1月28日,欧盟推出“反避税指令”,高调宣布打击避税天堂。同年(2016年6月23日)英国公投决定脱欧。这样的时间点不可谓不巧,毕竟世界上大部分的避税天堂都是英国人的杰作。



根据法案,欧盟“反避税指令”计划于2021年初生效,而英国正好在2021年之前彻底脱欧。接下来,英国终于可以自己掌握规则和自由。当然,英国也会在乎体面,只是现在这个度就可以自己把握了。

2018年1月,英国政府公布了新的反洗钱措施:增设反洗钱监管办公室(The Office for Professional Body AML Supervision,简称OPBAS),进一步加强打击力度。

为了有效打击远东(尤其针对华人)的洗钱活动,英国更是在2019年实施了小王子计划(“Project Princekin”)计划:将金融情报中心设在内政部,同时向相关部门开放,与有关执法部门直接联网;房产中介、珠宝、会计师、律师、博彩等行业也均被纳入反洗钱监管。

举个例子,现在只要你在英国注册公司从事艺术品、房产、拍卖等高价值中介业务,就需要在HMRC注册登记接受反洗钱监管,否则将面临罚款。

脱欧之后,英国也向欧盟承诺,在交换税收信息和公共税收透明度等领域保持一定的标准,并宣布了反对有害税收制度的联合声明。面子上做足了,里子其实也不会丢。

洗钱也好,反洗钱也好,英国政府其实就是把握一个度,一个底线,在不损坏英国信誉的前提下,真正的巨富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逃过严格的反洗钱。

但同时也会根据反洗钱规则惩罚一些没有提前规划的小虾米。



就像上文《卫报》曝光的俄罗斯富豪Ruben Vardanyan,他经过一系列操作,不仅从未遭到任何英国监管机构或司法部门的处罚(自始至终没有被起诉),洗干净了背后俄罗斯寡头的财富,还顺带给查尔斯捐了款。

从程序上来说,英国反洗钱确实严,但其实只针对没提前做规划、没交过“保护费”的小散,真正的大鱼,早就顺着池子流入大海了。

英国人,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精明而狡猾,脱欧之后,目测他们还会把这块牌子发扬光大。


5条评论
avatar

5楼 英国Weston-super-Mare網友 发表于2021-01-11

感谢投稿

avatar

4楼 英国Weston-super-Mare網友 发表于2021-01-11

avatar

3楼 英国访客 发表于2021-01-11

对人民有乜好处?

avatar

2楼 英国Abingdon網友 发表于2021-01-10

avatar

1楼 英国Dudley網友 发表于2021-01-10

感谢投稿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