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Deliveroo

外卖巨头Deliveroo将在伦敦上市 三年来最大规模IPO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英媒4日消息,英国外卖平台Deliveroo计划在伦敦上市,估值可能达到约70亿美元,从而成为英国3年来规模最大的IPO。

Deliveroo由美籍华人许子祥(Will Shu)于2013年创立,当时他在伦敦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工作时发现了这个市场的空白。Deliveroo表示,在上市的前三年将使用双层股权结构,许子祥将对公司拥有更多控制权。

这意味着,Deliveroo最初将没有资格获得溢价上市,即无法加入富时指数(FTSE)。Deliveroo表示,将在三年后转向单一股权结构。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在周三公布预算时称,为了加强伦敦在吸引公司上市方面的竞争力,考虑成立新版股市挂牌交易部门,并将放宽对上市规则审查的一些限制。

英国版“饿了么”Delivroo,就是在疫情期间迎来高光时刻的企业之一。

就在今天,Deliveroo宣布,将大举扩张,在100多个城镇开设服务,并于今年年底辐射全英近2/3的人口。虽然具体大名单没出来,但是据《电报》消息,偏远地区如Yeovil, Bangor, East Kilbride, Scarborough, King’s Lynn, Llanelli以及Exmouth,都可以享受到Deliveroo服务。

从创立以来一直亏钱的Deliveroo,总算在疫情之年迎来高光时刻,开始挣钱了。据《电报》消息,去年该公司总算扭亏为盈,持续六个月盈利。新加入Deliveroo平台的饭店就有2万家。由于堂食无法经营,群众对外卖的依赖又与日俱增,Deliveroo便看到了扩张时机。

Deliveroo英国和爱尔兰的商务总监Carlo Mocci告诉记者,公司预计在今年将Deliveroo Editions dark kitchens(也就是在一个地区没有线下实体的餐厅)数量翻倍。



这也就是说,住在乡下甚至自然保护区的人如果想点伦敦某个网红单品,就有可能了。

除了为餐厅送外卖,Deliveroo已经与36家生活超市达成合做。不难想像,随着服务辐射面进一步扩大,rooroo买菜或者社区团购之类的服务,也很有可能进一步推出。

Deliveroo创立在2013年,在摩根斯坦利伦敦办公室工作的许子祥(William Shu),发现由于缺少便捷的快餐外送服务,和他一样没有时间做饭但是有钱消费的上班族在加班的晚上就吃不到什么好的。观察到这一缺口之后,Shu与儿时好友,软件工程师Greg Orlowski共同在伦敦创立了Deliveroo。

其中"roo"的部分就是袋鼠kangaroo的结尾,所以公司logo也是袋鼠。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Deliveroo也算是英国的美团。

在公司创立的前八个月,Shu自己就公司的第一个骑手。为了了解顾客需求和其他影响服务质量的因素,他送了八个月的外卖。

靠着口耳相传,Deliveroo在伦敦迅速崛起,并扩展到欧洲其他大城市。2017年,公司估值15亿英镑,服务遍布全球12个国家的150座城市。在巴黎,都柏林和柏林等欧洲一线城市,都可以看到背着蒂凡尼蓝包包的骑手。



Deliveroo和Uber Eats类似,主要依赖自雇骑手,这也是欧美时下比较充满争议的“演出经济”(gig economy)的产物,也就是说每个自雇者就像是表演者一样,收入与演出场次(接单数量)有关,而与工作时间无关。

由于工作很快就能上手,社会上的闲置劳力就这样被利用和组织起来了:骑手得到了可观的报酬,饭店辐射到了更广的顾客面,客人也能有更多选择。一部分手艺好但是没钱租店铺的美食团队,就是通过Deliveroo出道的。

2017年一月,Deliveroo宣布创造300个科技岗位,1000名全职员工,并在全球范围内注册了3万名骑手,对创造就业的贡献不言而喻。去年,该公司的骑手则超过了5万名。

疫情迎来腾飞疫情开始后,由于需要社交隔离,餐饮服务场所几乎都被要求停止堂食服务。与此同时,失业人口增加,无疑为“演出经济”创造了良好的成长环境。长期居家的人们,史无前例地开始依赖外送和快递。

一个伦敦普通上班族能在Deliveroo上花多少钱?Tab网站的助理编辑Maddy Mussen算了一下,发现她半年在这个app上花了2129英镑(合18794人名币)。

由于去年的另外半年Mussen住在没有骑手的英国乡下,所以这个Deliveroo的全年统计其实只能算半年。她很惊讶地发现,自己一个月平均可以在Deliveroo上消费354英镑,额度最小的一单也价值9.7英镑。



最有意思的是,疫情期间,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在Deliveroo上的非理性消费增加,这对平台本身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就拿Mussen自己来说好了:她查了一下自己的订单,发现最大的一笔是去年夏天解封的时候,在凌晨4点下的,那是一个单笔价值一百多镑的啤酒订单,结果最后大部分啤酒她都留在朋友家了。

除了送吃的,Deliveroo还在疫情期间提供生活杂货采购,为客人们从Aldi,Waitrose,Morrison甚至加油站小超市送牛奶,茶叶等杂货,且低消要求比亚马逊以及其他电商要友好。比如我家门口的壳牌加油站超市,就在Deliveroo上。

那么Deliveroo的骑手可以赚多少呢?根据现有的信息,骑手的收入与装备,地区和季节相关。

根据Glassdoor去年12月的数据,在伦敦地区,Deliveroo骑手最低时薪是7镑,最高可以到16镑,平均时薪是9英镑。

这么算的话,如果每天工作8小时,一个月工作22天(除掉双休日),那一个Deliveroo骑手平均能挣1584英镑,在伦敦不至于潦倒。作为全职骑手,挣钱养家比较勉强,不过对需要零花钱又有大把时间的学生们来说,这无疑是挺客观的。



一直亏钱的外卖平台然而,和表面上的兴兴向荣不同,Deliveroo一类由“演出经济”模式支撑的企业,很多一直在亏钱。

华威商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指出,Uber Eats每创造2美元收入,就要贴3美元成本进去,而Deliveroo也差不多是这个盈亏率。2019年,Deliveroo运营成本上升了40%,收入则上升了62%,但是结果依旧是亏损3.2亿英镑。所以,这种竞争逻辑基本上就是先割肉抢占市场,然后对投资人能把故事讲好,接着烧钱,接着扩大,最后一家独大。

去年,电商巨头亚马逊本来想投资Deliveroo,但是被监管叫停。不难想象,Deliveroo的市场地位加上亚马逊的财力和物流,那何止如虎添翼。

而一家独大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骑手们的日子不好过了。据《卫报》一篇调查报告显示,Deliveroo在2020年迎来春天,但是骑手们的收入是在下降的。一方面是Uber Eats也在与其竞争,另一方面是Deliveroo的骑手数量随着疫情延续而增加。

这也是疫情带来的改变:传统餐饮服务业提供的稳定职位,被穿梭在大街小巷的骑手工作取代了。

据Wired一篇文章指出,在2019年中旬,英国的“演出经济”就提供了470万个岗位,这就意味着英国每10个成年人里,就有一个是骑手,网约司机或者其他类似的接单者。



6条评论
avatar

6楼 英国伦敦網友 发表于2021-03-06

avatar

5楼 英国伦敦網友 发表于2021-03-06

avatar

4楼 英国伦敦網友 发表于2021-03-06

avatar

3楼 英国梅德斯通網友 发表于2021-03-05

吃人肉曼頭的deliveroo

avatar

2楼 英国布赖顿的游客 发表于2021-03-05

客服非常差,抽成太高

avatar

1楼 英国Basildon網友 发表于2021-03-05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