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NHS 新冠 后遗症 工伤

新冠后遗症影响终身 算不算工伤?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对很多人而言,新冠的后遗症影响甚至超过了新冠本身,他们身体受到极大影响,无法正常工作,前途和收入存疑。]英国议员们深切关注,两次联名写信,要求鲍里斯跟随法德等国的做法,将一线人员感染新冠列入工伤。

《每日邮报》:患者和议员们敦促首相宣布“新冠后遗症”是“工伤”,并且为无法继续原来工作的一线工作者提供补偿,这些人脚部疼痛,腿部虚弱,并且嗅觉倒置。新冠后遗症包括疲劳、认知障碍、嗅觉或味觉的丧失、呼吸道和心脑血管疾病。一些饱受其害的患者表示,这让他们难以返回工作岗位。

近日,英国就业部长Mims Davies表示,患新冠后对身体的影响是暂时的,或者可逆的,难以恶化的,残疾也是一时的。

超过60名议员和贵族联名写信给鲍里斯,诚恳呼吁考虑把新冠的后遗症算作一线工作人员的工伤。议员中包括Jeremy Corbyn、Diane Abbott和Caroline Lucas,这已经是第二次议员们向鲍里斯提出这个申请。

2月中旬,信中写到,“如1月22日我们阐述的那样,新的赔偿政策一定要超出目前的员工病假补助,而且是唯一针对受新冠后遗影响的人”。


英国议会跨党派团体(APPG)主席Layla Moran表示,“新冠后遗症是这场疫情的潜在危机,很可能在未来的很多年内对社会造成严重影响。一线医护人员、护工和核心工作人员暴露在高风险地区,经常无法获得符合防护级别的口罩”。APPG呼吁英国政府抄法国、德国、比利时和丹麦的作业,这四个国家已经正式认定新冠是“工伤”。

Moran补充道,“他们是疫情中的英雄,很遗憾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受到了新冠后遗症的严重影响,导致他们无法继续胜任全职工作。无论什么时候,政府都不能抛弃他们。政府至少能做的是,通过认定工伤的方式来认可他们的牺牲,发布赔偿政策,拯救那些拯救了他人生命的人”。



议员们的观点得到了英国医学会主席Chaand Nagpaul博士的大力支持,补偿计划支持医疗员工有利无害,“自去年以来,医护人员展现出的无私奉献精神,以及他们理应得到的报答和感恩,不应该被低估。当政府和其他人必须努力保护一线人员的同时,对于他们中的有些人来说,已经太迟了”。

《每日邮报》报道,然而雇佣法律师Elena Cooper表示,“无法证明工作者到底是在哪里感染病毒的,没有人活在真空中,也没有人能确认到底是在哪里感染的…尽管一线工作者比其他在家工作的人有更大的风险”。

帝国理工大学的Danny Altmann教授之前表示,最高有20%的病人反映自己感染数月后有后遗症症状。

助产护士Sophie Evans对BBC讲述了自己遭受新冠后续影响的生活状态,自己持续头疼了25天,27岁的自己因为感染新冠而格外不适。

“感觉在跑马拉松,但没有终点。每天自己都跑得筋疲力尽,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我从来没有这么哭过,合同里写到在疫情期间,由于感染新冠而缺勤,依然是全额工资,但雇主的解读也有影响。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合同会终止,我还有买房按揭,还有男友和家庭,我该如何去维护这一切”。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讲师Nathalie MacDermott在第一波疫情期间工作感染,她对Radio 4表示,“我第二次感染新冠的几个月后,出现了一些问题,脚部出现了异常疼痛,双腿也随之变得虚弱,连走路都变得困难。我只能走几百米,然后就需要拐杖,新冠也伤害着我的膀胱和大肠”。



Iona Fabian是一名小学老师,去年3月感染新冠,也出现了行走困难。她说,“站起来,呼吸和走路都非常困难,那时不只是无法工作,简直是无法做任何事情,那几周如同不存在一样,所有日常做的事情都一件一件地离我而去”。

“我很确定自己是在工作时感染的,因为我的一位家人很虚弱,所以在封锁之前,我就开始用免洗洗手液,并且尽可能地防护”。

邓迪地区的超市员工Evie Connel表示,“我在囤货周就开始感觉虚弱,过了11个月,还是如此。我有慢性疲累,呼吸不畅,胸口疼痛,认知障碍和心率严重加速”。

27岁的来自格拉斯哥的护士Lorna Graham,讲述了自己去年4月染上新冠后,感觉自己是在死亡线上挣扎,“最危险的时期持续了好几周,我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毫无疑问,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候,感觉自己要溺水了;有时感觉自己要窒息了。我在26岁的人中算很健康的那种,尽管自己不是一个健身狂,但我坚持锻炼和爬山”。

“最初的几周,我去疫情监控中心看诊过几次,后来被回医院诊治,不过没有住院。我高温,没有嗅觉和味觉,就是不停地睡啊睡。我期盼痊愈,但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发生。10月的时候,我感觉可以回到工作岗位了”。

她继续表示,“我的症状在不停地变化。有的时候是呼吸局促,有的时候是真真切切的胸口疼痛,特别糟糕的时候是感觉有人把手指伸进了自己的背部。我的味觉还没恢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地品尝一顿饭了。我能辨别食物的甜咸,但是无法感觉食物的具体味道;这很奇怪,我只能感觉食材的质地。比如汤类食物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因为没有味道。我的嗅觉出现了幻象,当周围没有人抽烟时,我会闻到烟味,还有让我恶心的发霉味道”。

他们都在等待政府的决定。



1条评论
avatar

1楼 英国Uckfield網友 发表于2021-03-13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