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首相 卡梅伦

“英版萨科齐”?前首相涉嫌六千万权钱黑幕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英国前首相大卫·卡梅伦卸任后给一家公司当顾问赚了6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4亿),最近因帮这家破产公司而让自己深陷空前丑闻,工党公开呼吁开展调查,还大有把现任政府“拖下水”的趋势!

当年,卡梅伦曾在任内怒斥“游说”行为滋生丑闻,“玷污我们的政治已久”,发誓要改变政经沆瀣一气、权钱黑幕交易的风气,还设立了“顾问游说者登记人”(RCL)这一官职监督游说行为。没想到卡梅伦卸任后的行为却狠狠打脸了当初信誓旦旦的自己!

《星期天泰晤士报》早前爆料,卡梅伦曾被如今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金融企业Greensill Capital聘请为顾问、还授予股份,收入加起来有6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4亿)。

然而英媒认为,卡梅伦所谓顾问一职,实际上就是替Greensill Capital充当说客。

据爆料,卡梅伦去年3月份多次发短信给现任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要求对方可以批准Greensill可以拿到价值数百万的新冠救助基金,解决燃眉之急。为此,苏纳克还专门要求财政部官员和他多次开会。

这件事发酵了一个星期,担任RCL的哈里·里奇不得不发起调查,最后得出结论是卡梅伦没有违反现行游说规定,因为法律只能管接受委托的独立游说者,而卡梅伦是Greensill的编内员工。

《泰晤士报》当时就评论:这显示目前英国游说法律有待修改。

无论如何,本来外界以为卡梅伦可能逃过一劫的时候,工党最新爆料显示:Greensill Capital的老总、澳洲富商雷克斯·格林希尔(Lex Greensill)苦心积虑通过结识内阁秘书长杰瑞米·海伍德,进入卡梅伦圈子。



后来,他被任命为政府顾问,让新成立的Greensill成为政府金融项目的负责单位,期间格林希尔财富迅速增长。后来卡梅伦卸任之后,迅速进入格林希尔的公司,大有瓜田李下、投桃报李之嫌。

《泰晤士报》则加码爆料,格林希尔靠着英国前首相的关系,和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打成一片,还表示为了格林希尔的业务,卡梅伦还辛苦陪和穆罕默德旅游。

最新消息:苏纳克接受采访承认卡梅伦直接联系过他,申请获得政府救助,但是一切程序都是“正当的”,最终财政部也没有支持(卡梅伦的)“提议”。

《卫报》评论:卡梅伦卸任之后“钱途”不顺畅,回忆录销售成绩不好、演讲价码不高,不难让人理解他为何180度大转弯、干起了自己鄙夷的游说工作,将自己积累的政治人脉分享出来。

卡梅伦早前曾经被《独立报》爆料对于现任政府依然影响力巨大,如今内阁不少人都是他当年的盟友,曾经担任过卡梅伦幕僚、现任文化大臣的奥利弗·道顿就出面为卡梅伦的名誉做担保,表示前首相是“最正直的人”,“毫无疑问,他操守没问题”。

如今,工党和曾经担任阿利斯泰尔·格拉汉姆都呼吁要求全面调查这一“丑闻”,舆论更施压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本就因为首相府装修风波、“夫人”干政、私生活丑闻还有迟迟不就抗疫不力问题进行调查等丑闻面临极大压力的首相必须调查自己伊顿的校友。

杂志《新政治家》专栏作者、前《泰晤士报》资深编辑马丁·弗莱彻更将此事和今年保守党面临的一系列丑闻相联系,感慨:“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曾经被英国人所蔑视的腐败国家”。



《每日镜报》社论更批评卡梅伦和鲍里斯为首相这一神圣职位带来耻辱,“保守党政府证明过去11年以来这个国家由少数人、而非多数人管理”。卡梅伦丑闻,牵一发动全身,如今把丑闻缠身的鲍里斯政府也拖下水了

“游说门”始末,卡梅伦如何打脸当初的自己?

时间倒带回到2009年初,时任首相卡梅伦痛心疾首地表示:一直以来,英国政经关系密切热络,这已经“玷污我们的政治已久”。

他当初警告:政治游说,将成为下一场即将爆发的政治丑闻。因此,他设立了“顾问游说者”(RCL)一职,专门监督和调查政治游说情况。

不知道卡梅伦当初会不会想到,在12年后,自己会卷入一场“游说门”,被指用自己前首相的影响力希望帮助自己效力的企业获得特权?他又是否曾想到,自己会被自己所设立的RCL所调查?根据《星期天泰晤士报》独家调查,发现卡梅伦曾经为已经申请破产保护的Greensill Capital担任顾问,还获创办人格林希尔授予1%的股份,他在Greensill各方面收入加起来达到6000多万英镑。

如果不是资产规模50亿英镑的Greensill Capital的倒闭可能引发其投资的钢铁厂Liberty Steel可能会有数千人失业,让这家企业受到各方检视,前首相和金融巨头之间的关系至今还不为人知。

该报爆料,受疫情影响,去年3月份Greensill Capital出现经营不善问题,为此卡梅伦多次和财政部的常任秘书和其他官员线上开会达10次之久,这些在政府所公开的纪录上有迹可查。不久后,Greensill Capital成为政府“新冠大型企业介入贷款项目”的放贷人。



其后,卡梅伦又曾经多次给现任财政大臣苏纳克私人手机多次发短信,要求对方帮个忙,让Greensill第一批拿到财政部的利息优惠、政府担保的救助贷款(CCFF)。

据说,苏纳克对卡梅伦的短信已读不回,他认为Greensill Capital不符合要求,因为Greensill已经成为政府支持的放贷人,放贷人不能获得CCFF的贷款支持。

不过,根据《金融时报》的说法,苏纳克还是给卡梅伦指了一条路,让他去找财政部两位常任秘书汤姆·斯科拉和查尔斯·洛克斯伯。卡梅伦还联系了英国央行,同样希望获得对方支持。

根据《泰晤士报》的说法,Greensill希望左手拿到放款人的业务资格,右手又拿到政府贷款,用后面这笔钱借给它的客户,这其中就包括了Liberty Steel。不过,显然他们只落实了前者,即便卡梅伦出手。

后来,Greensill没有挺过资金周转不灵的艰难时期,宣布破产,导致很多客户的资金链也断裂,包括Liberty Steel,由于牵涉前首相和现任财政大臣,这件事一经爆出,迅速引发轩然大波。

工党的影子财政大臣阿涅丽丝·多兹就呼吁苏纳克解释清楚他和卡梅伦之间的私人关系是否影响了公众利益,“我们需要了解这件事,看上去保守党籍前首相所在的公司和其他金融企业相比,可以捷足先登,和财政部取得联系”。

一位财政部发言人回应:“财政部官员定期和各方就有关抗疫救助的问题开会,那一次会议主要是关于扩大CCFF的范围,让更多金融业者参与,但最后我们决定不这么做,并通知了相关企业。”



而根据苏纳克的最新说法,尽管卡梅伦联系了自己,但自己的一切做法遵循了正当的程序,财政部本来就要和业内重大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联系,不过最终没有采纳卡梅伦的意见。

“我想最重要的是,无论对方是谁,担任过首相也好,或者其他人,他们都要遵循有关游说的规定和指南,这些规定背后是有一套正确逻辑的,我想无论你是谁,最关键是正确遵循程序”,他向ITV表示。

舆论还聚焦卡梅伦是否公开申报自己游说人的身份,压力之下,担任RCL的里奇介入调查。

这一个职位正是2014年卡梅伦在怒批游说行为后设立的职位。

不过,里奇经过调查后得出结论,前首相没有违法,因为只有独立第三方的游说人必须申报登记自己的身份,如果隶属于企业的游说人则不需要。

尽管逃过一劫,但有关游说法律的弊病和漏洞也因为卡梅伦事件得到凸现,尤其是有关游说的狭隘定义,已经无法阻止像卡梅伦这样有影响力的前官员为私人企业奔走。

0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卡梅伦和格林希尔亲密关系大起底本来卡梅伦游说门至此应该告一段落,但工党加码爆料;原来Greensill Capital的老总格林希尔曾经在卡梅伦担任首相期间出任其资深顾问,在卡梅伦的关照下,和11个政府部门建立深厚的关系。



《泰晤士报》也加码爆料,表示格林希尔在出任政府顾问期间,从一个刚刚从摩根斯坦利辞职创业的年轻才俊,成为有影响力的金融家,财富不断增长,这和他与这些政府部门的关系以及和首相府的关系脱不了干系。

该报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卡梅伦在辞职之后在格林希尔手下谋得肥差。

他们两人,一个从商界跨界到政界,财富增长;一个从政界转型金融公司顾问,也是赚得盆满钵满,关系紧密的双方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者交换,引发质疑。

早前,工党晒出一张名片,据称属于格林希尔,上面写着首相府资深顾问。工党认为,格林希尔就是凭着这张名片和政府各部门建立了深厚关系。

该报还表示,2012年的时候,政府推出药物预支付计划(Pharmacy early Payment Scheme,PEPS),主要是为了解决在NHS开处方之后,药厂需要直接供货,这个时候银行打算有偿先把钱打给药厂,然后之后再获得政府的报销。

这个计划正是格林希尔担任顾问提出的创新金融手段,而Greensill Capital自己也成为这个项目的重要合作金融机构。

《泰晤士报》发现,格林希尔的发家史和他与卡梅伦的关系之间有讲不清的关系。



这位澳洲籍的富翁在24岁那年来到英国,加入了美资银行摩根士丹利担任金融顾问。

在摩根士丹利期间,一次偶然机会,格林希尔结识了已故内阁秘书杰瑞米·海伍德官。海伍德显然很欣赏年轻的格林希尔。2011年,海伍德把格林希尔介绍给卡梅伦。

卡梅伦对他的金融创新计划很感兴趣,就任命他为不支薪的政治顾问,海伍德还让他在六个月内探索如何用金融手段为政府采购供应链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同年,从摩根士丹利辞职的格林希尔创立了Greensill Capital,后来这个企业成为了PEPS计划的指定金融机构之一。

2012年,格林希尔广泛拜会了卫生部、国防部和交通部等11个部会,向他们兜售自己的金融方案。

到了那年夏天,格林希尔药物预支付计划得到卡梅伦的同意。

一位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当时他的计划饶过了内阁办公室、特别是内阁办公室总出纳弗朗西斯·毛德,直接由卡梅伦本人批准。



2013年,他被提拔为“王冠代表”,这是一个高级顾问职,只有少数企业家才能担任。

《泰晤士报》报道,在此期间,他的Greensill Capital发展风生水起,个人财富也不断增长。

2017年,他成为大英帝国二等勋位爵士(CBE)。

《新政治家》形容格林希尔的发迹过程,就是“一位金融城的神童(注:指格林希尔结识海伍德时才28岁),创业时才在首相的支持下获得接近政府官员的特权,以便他可以兜售一项可疑的赚钱计划,从而降低政府按时向承包商付款的义务”。

这个故事的下半集我们也知道了——《新政治家》形容,“其后,这位首相离任,神童聘请他为顾问——给他一度价值数千万英镑的干股,直到这家公司遇到困难。

前首相私下向财政大臣游说,希望用纳税人支持的贷款项目挽救这家企业。”当然,“一朝天子一朝臣”,卡梅伦离任后,“神童”似乎失去了魔力,尤其是遭遇到疫情之后,资金链断裂;而现任的财政大臣最多只能卖前首相一个面子,吩咐财政部文官多给他们一次机会,最后他们只拿到了政府贷款业务,却得不到资金支持,只能倒闭——受害的,是投资人以及受其资金支持的众多企业,以及这些企业倒霉的员工,他们有的即将面临失业。

对于《泰晤士报》的说法,政府发言人表示:“莱克斯·格林希尔在2012年大奥2015年担任着政府的供应链财政顾问,然后从2013年开始担任三年的王冠代表。他是通过正常程序任命、没有领取任何报酬。”



03新一轮问责风暴以及改革呼声从怒斥游说者,到涉嫌利用前首相光环进行游说,卡梅伦为何“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卫报》表示,卡梅伦在2016年辞去首相和保守党议员之职的时候,表示自己作为前首相不会继续施加政治影响力,让人生厌,还表示自己很忙碌,要写自己的回忆录。

然而,他的回忆录出版之后销售成绩不够亮眼,版税可想而知了。为了赚钱,卡梅伦又签约著名的“华盛顿演说者”,一个小时赚12万英镑。

这看上去不错,但前辈托尼·布莱尔可是20分钟能赚36.5万英镑!更何况,前领导人演讲卖点自然不是口才,而是身份,他卸任5年,英国已经换了两任首相、举行了4次大选,可想而知演讲机会也越来越少。

卡梅伦的公司David Cameron Limited倒是在2019年盈利83.6万英镑,但根据身边人说法,卡梅伦总是抱怨自己赚得没有自己的一些前同事多。

这个时候,当格林希尔找到他、开出不错的待遇,可想而知卡梅伦很难不心动。为了赚钱,前首相也是拼了。

英媒爆料,除了为Greensill Capital向政府游说,卡梅伦还曾经受委托前往沙特阿拉伯,和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见面,两人还曾经一起在沙漠里露营,显示关系非常亲密。



格林希尔曾经骄傲宣称卡梅伦帮他和沙特王储搞好关系。

沙特王储早前因为涉嫌批准杀害记者卡舒吉而在西方社会广遭攻击,卡梅伦和他关系亲密也是外界质疑他的重要一点。

如今,因为卡梅伦和格林希尔的关系被爆出,卡梅伦面临新一轮政治风暴,要求调查这位前政府首脑,人们也认为反游说本来应该是卡梅伦留下来的重要政治遗产,如今却有可能成为他的污点,甚至让他晚节不保。

工党影子内阁成员雷切尔·里弗斯表示,最新的细节让外界很难不对前首相的操守、他和格林希尔的关系,尤其是他让格林希尔广泛接触政府部门的行为提出非常严重的质疑。

工党影子文化大臣乔·史蒂文斯表示,大卫·卡梅伦和现任政府都需要回应一系列严重质疑,工党将在议会就他的游说行为向保守党提出质询。

史蒂文斯表示:“前首相看上去以为自己还在任。

任何滥用关系和影响力的做法,都是对他当初信誓旦旦表示政府必须对游说行为透明化的一种嘲弄。”曾经担任政府公共生活标准委员会(即负责公职人员政治操守的单位)主席的格拉汉姆爵士表示像卡梅伦这样的前任官员不应该借着自己的身份以及和政党的关系继续介入政府施政。



同样担任过公共生活标准委员会主席的皮克尔斯勋爵表示如今有不少前内阁官员和前任文官加入游说组织,尽管政府对游说行为制订了一系列行为限制,但恐怕还是有漏洞,建议违反游说法律的前官员应当失去政府的礼遇,且禁止未来再次竞逐公职。

目前,卡梅伦对于一切媒体采访都谢绝,首相和财政大臣也不愿意回应这一问题。

但文化大臣奥利弗·道顿作为卡梅伦曾经的政治盟友,为卡梅伦辩护:“卡梅伦是一个绝对正直的人,他的做法肯定合乎规范,我毫无疑问。”商业大臣克沃腾则表示,有关方面已经调查过了,因此有关争议应当告一段落,就他所知,卡梅伦行为没有任何问题。

英国媒体对卡梅伦也是炮火猛烈,而且上升到整个保守党的问题,将这件事和现任政府这两年一系列贪腐丑闻或者争议联系在一起批评,尤其检视卡梅伦和保守党以及现任政府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

《每日镜报》社论表示,卡梅伦和鲍里斯的共同点不仅仅是都毕业于伊顿公学,也因为他们争议巨大的操守。

“从保守党金主的VIP待遇,到政府授予保守党之友大宗防疫合同,再到鲍里斯·约翰逊提名有争议的人获得爵位……保守党政府在过去11年的统治证明了,他们推行的少数人之治而不是多数人之治。”《新政治家》的马丁·弗莱彻则列举保守党今年以来所有丑闻,从鲍里斯的情色丑闻,到把防疫物资生产合同授予保守党之友,到住房大臣罗伯特·詹里克房地产发展丑闻,到内政大臣普利提·帕特尔的霸凌事件,还有卡明斯违反防疫规定,等等。

他表示:“约翰逊政府不是第一个出现丑闻的政府,但它展现了史无前例的无耻,而且绝不悔悟。”他丝毫不意外保守党会拒绝就卡梅伦的争议开展独立调查。



弗莱彻表示,以前英国政府官员遇到丑闻——哪怕这些丑闻如今看起来和本届政府对比显得不足挂齿——都会辞职。

现在,连前官员也出来发挥影响力赚钱,过去那个遵守政治伦理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