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警察 公共危机 林顿

伦敦警队又曝大料 这次更可怕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最近,伦敦警署频频“出事儿”,激起了骂声一片...

先是一名警员被爆出涉嫌绑架并谋杀Sarah Everard,导致警察局局长Cressida Dick一度被逼辞职谢罪,Sarah Everard守灵会组织者敦促警察局长辞职

这事儿才过了没几天,伦敦警局又一名警察出事,再度刷爆各大英媒:

天空新闻:伦敦警察是新纳粹恐怖组织的招聘者,面临坐监


独立报:伦敦警署不知道警官为新纳粹组织成员,直到反法西斯文件泄露

极右涉恐组织,在西方国家这些年大有崛起之势,虽然法律禁止,警方严打,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而这次被爆出来的,是一名警官。这不得不让人好奇,保护城市安全稳定的人,究竟有多可靠。



据报道,犯案警察名叫Benjamin Hannam,22岁,此前是一名伦敦警署的警员。他也因此成为了英国第一个因为加入极右新纳粹恐怖组织被捕的警察。

Hannam在家被捕

他加入的组织“国家行动”(National Action),在2016年被英国恐怖主义法案2000定性为恐怖组织。虽然被法定禁止了,但是组织从线下转线上,继续隐秘地组织活动并招募新成员。

与组织有关的人物基本被抓进牢里了,包括在脱欧公投期间杀害留欧派议员Jo Cox的Thomas Mair, 以及策划杀害警察的Jack Renshaw,用砍刀捅伤亚裔的Zack Davies等。

被谋杀的Cox议员

Jack Renshaw承认,计划用一把古罗马剑袭击调查他的女警官。



Zack Davies在2015年残忍地用砍刀袭击了一名出来买中午饭的亚裔牙医。

根据内政部的描述,这个组织的基本理念和纲要,包括清除种族叛徒,支持希特勒,支持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行为等。自然,这样的组织必须被封禁。

不过,根据Hannam的经历与描述,这样一个充满了仇恨和极端思想的组织,一开始只是一群友好的大哥哥:他们组织活动,健谈,思想自由,还会给你发免费的勋章和小玩意儿。

在法庭上,Hannam承认自己在2014年开始对法西斯主义感兴趣。他说,自己主要是被“充满美感的制服和设计吸引。”

Hannam的卧室充满了极端右翼元素

他表示,他很喜欢这些“大胆用色”的海报。






那时候,16岁的Hannam在上高中,和一个穆斯林女孩有一段秘密的恋情。

他喜欢日本动漫,喜欢玩《龙与地下城》这款游戏,还喜欢学习语言,并对《指环王》里的精灵语略有所知。为了了解女朋友,他还开始学习有关伊斯兰教和穆斯林族群的知识,但是他感到女友的家人“并不喜欢他”。

在2014年一次网聊中,他说“我并不是个种族主义者,我只是不喜欢肤色比我深的人。”还是在2014年,他下载了2011年挪威爆炸和枪击案件主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宣言》。

挪威奥斯陆陆上首相办公室附近的汽车炸弹被引爆,造成8人死亡,30人受伤。然后,在奥斯陆郊外乌托亚岛上,Breivik持枪袭击了挪威工党青年营的参与者,造成69人死亡,66人受伤。由此,Breivik实施了史上最严重的连环枪杀案。

Hannam读了《宣言》的前20页,觉得无聊,就没再继续了。

他的家庭成员有妈妈,两个姐妹和一个兄弟;父亲早年跑了,没管过这个家。他爷爷被他形容成“基佬”,他继爷爷则是个犹太人。



一句话,复杂的家庭成员背景,缺失的双亲关照以及16岁的迷茫,使得这个时期的Hannam,还显得比较单纯。Hannam表示,学校里“没人跟他聊政治”,让他倍感孤独。

某一日在极端论坛上接触到了极右新纳粹成员,让他“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几番交谈下来,这些“友好的老大哥们”,便邀请他参加线下聚会。活动形式很简单,就是大家喝杯酒,聊聊天。

“国家行动”组织在酒吧线下聚会

在聚会上,组织者推荐Hannam到他们的在线论坛“铁血征途”(Iron March)上去看看,那里有大量高像素图片,极端文学作品和周边。

于是,Hannam便被组织的“专业性”和免费小礼物给吸引了。

他这样形容当天的活动组织者Ivan:“我对他(Ivan)印象深刻,他英俊,自信,聪明,看到我来了他非常高兴,还给我免费的东西。”Ivan告诉Hannam,想要继续参加组织的活动,就必须到“铁血征途”上发个帖子,Hannam欣然同意了。





Hannam的日记本上贴满了组织发的贴纸

发完帖子之后,Ivan接着说,他需要继续发帖子,发表符合组织价值观的言论来维持活跃度,要不然自己的档案就会被关掉,就不能享受论坛上的资源了。

对此,Hannam也是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我急切地期盼自己的会员得到批准,我觉得他(Ivan)是个又酷又成熟的人。”

接着,Hannam参加了更多的活动,包括在利物浦举行的全国大会,户外健身,远足,野营,涂鸦等。活动五花八门。

Hannam参加组织涂鸦
野外搏击




正常的活动他觉得有趣,但是有些则让他感到不适。
这个组织也会举办做炸弹培训,希特勒小姐选美比赛等活动。

希特勒小姐Alice Cutter

他有记日记的习惯,有时候写的是自己跟组织参加的活动,有时候则写自己对未来的规划。

Hannam的日记节选
2016年,“国家行动”被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成员的交流和聚会都隐秘了很多。

Hannam继续参加着“老大哥们”举行的活动,并对免费好处感到满意。不过他思想的黑化,却逐渐被学校老师给观察出来了。



在一次课堂讨论中,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穆斯林女友的家人的不满,他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惊呆了那门课的老师Lisa Hughes。Hughes老师随后将他推荐给一名专门引导极端学生的教员Hafida Zitouni,Hannam又恢复了乖巧。

Zitouni教员表示,“该生相当有礼貌,也很尊重人。”Zitouni教员还观察到,情人节之后的考试,Hannam“看上去很没有自信”。这名教员于是觉得,小伙子可能就是和未来的老丈人家还在磨合,心情不好。

中学毕业后,Hannam申请加入伦敦警署。在做背景调查的时候,他说自己并没有加入过任何极端组织,轻松过关。在他的日记里,他提到了自己计划申请进入警察局


2018年,他申请就读St Mary's University,修读神学与宗教研究。这时候,“国家行动”准备招募大学生,Hannam就成了招募官之一。

而他招募的套路,和几年前他被“老大哥”蛊惑的套路一样。

一名被他接触过的大学生表示,他说“基本上我们同意‘希特勒是正确的’,但这种说法可能太前卫了,不过这边挺好玩的,大家立场也统一。”



他的另一个记事本用来记录潜在成员的财政状况

就这样,Hannam明面上是人民警察,在校大学生...背地里是违法组织招募官;这样的双面生活持续了很久。

组织还给Hannam做了名片

然而,恐怖组织毕竟不会一直岁月静好。

一旦“热情友好的老大哥们”真的开始干坏事,Hannam就不敢跟牌了:在一次野外活动上,本来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大家只是打打拳,在户外走一走...忽然一名成员拿出砍刀,建议成员们去凌辱女性。

于是,Hannam还没未丧失的底线被踩到了,他反问:“你妈妈要听到你这样说,会怎么想呢?”然而,成员们都很有经验,让他拳头打在棉花上。他们继续给他免费的好处,邀请他参加活动,就仿佛一切未曾发生。

经历过这一出,Hannam便不敢和这个组织有密切往来了。然而,就在他准备洗心革面,专心做警察时,“铁血征途”用户信息让警方反恐组截获,警察顺藤摸瓜一查,发现这不是就是局里的年轻人嘛。



近年来,被极端思想洗脑的人群,已经不限于有中东裔或是非裔背景了。很多土生土长的年轻白人,都被别有用心的恐怖组织捕食。这些组织里,有极左的,有极右的,有与宗教相关的,有与意识形态相关的...

目前全世界最著名的ISIS通缉犯之一Samantha Louise Lewthwaite,就是一名土生土长的英国白人,原生家庭信仰基督教。

这是来自维也纳的Samra Kosinovic和Sabina Selimovic。两人离开祖国维也纳为ISIS拍宣传海报,后来出逃。目前一人死亡,一人下落不明。

在英国,ISIS会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子,回答崇拜者的问题,并教他们如何跨过土耳其边境到达叙利亚。评论家指出,恐怖组织之所以能在西方社会拥有大批年轻拥趸,是因为他们活用了社交网络。

而且这些组织行销能力甚佳,懂得调动年轻人的胃口,比如发战士逗弄猫咪的照片消除人们的防备心理。在伦敦, 有一名绰号Hungry Hamza的圣战分子,自称猫奴,常在自己的推特账号里贴可爱猫咪的照片。


还在念A-Level的17岁少年Lloyd Gunton,在互联网上被黑化,然后打算以真主之名在卡迪夫发动自杀式恐袭,幸好被警方提前制止。



处于青春期的年轻人,内心敏感又叛逆。很多黑化的孩子,其实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用成人的话来说,就是“闲着就瞎想”。

不少圣战分子刚好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并将目标对准那些在学校或是家庭中遇到挫折的“小愤青”。15岁成为圣战新娘的德国少女Linda Wenzel,就偷偷把自己嫁给了网上认识的圣战分子。

毕竟,当年纳粹也是用了“接地气”的方法,踩着被蒙蔽的年轻人崛起。与恐怖主义斗争,任重而道远。防止土生土长的孩子被黑化,和防止黑化分子进入欧陆一样重要。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