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 教育 社会 大学 复学 重修

大学重修学生暴增4倍 关校更多后果浮出水面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疫情对教育质量和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没有像疫苗接种那样有明显改观。英国多所大学学生的学习心理处于疲累状态,不少学生选择了暂停学业和重修,一些学校申请重修人数暴增4倍。

超过12个月的封锁后,学生们等来的是期末考试,他们也越来越焦虑,总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更严重的是,已经有多所大学表示,希望重修的学生申请在增多。重修也意味着重新交一年的学费,在英国,对于很多人来说,是9250英镑。

英国政府通知英格兰大学生,如果没有实验课程的话,不允许在5月17日前返校,这导致学生们更加沮丧,因为那时教学学期已经结束了,但他们还没有任何线下授课,也没有享受校园或者去图书馆。

西英格兰大学、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等高校都指出,今年有比以往更多的学生,因为心理问题和学业担忧,要求重修。

西英格兰大学校长Steve West教授表示,“一方面要求推迟一年入学的本科生人数显著增加,另一方面,今年要求重修的人数是去年的5倍。也已经有学生暂停了学习,选择延期或重修。往年我们有大概100人会申请重修,今年有近500人”。

Steve West补充,学生的心理健康和情绪因入学的不确定性受到了严重影响。医学学生和那些意愿成为老师和社工的学生在1月返校,但人文和社科学生一直在家等通知。

West教授表示,“这些学生和其他学生付的学费是一样的,但没有享用校园和资源的机会,这样不公正平等”。

据《每日电讯报》,相关专家表示,选择重修并不是一个轻松低成本的选择。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EPI)的主要负责人Nick Hillman表示,一年重修的代价可能是40000英镑。



4月初,多所大学负责人向首相鲍里斯表示,让学生待在家里是一个没有逻辑的做法,因为他们已经可以去Spa、动物园、主题公园等。

伍斯特大学校长David Green表示,“我们的咨询电话增加了34%”。

普利茅斯大学校长Judith Petts补充,“学生们可以去纹身美甲,可以到校健身、喝咖啡、去图书馆,就是不能在采取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上课,这让学生的状态很消极”。

英国教育部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评估所有学生的返校时间。

英国总学联已经请愿英国政府对重修学年的学生考虑减免学费,英国总学联教育主席Hillary Gyebi-Ababio认为,“所有需要重修的学生应该免费进行,同时他们的学业贷款也不应该因此有更多负担”。

之前英国总学联揭示,超过70%的学生在去年12月到今年4月,因为难以找到工作,陷入了经济困境,无法承担租金和其他花销。

接受《卫报》采访的同学们表露,他们在查找资料上遇到了一些困难,这对按期望完成学业产生了影响。



对于英国政府推迟校园开放的规定,大学领导警告,学生们可能难以达到学术标准,也会错过各种学校已经规划好的见面活动。包括有些无法线上学习的课程,包括关于应聘和技能。

Olivia是一位在牛津大学学习的学生,“在牛津大学图书馆借书和抢位子很激烈,因为书还了以后,需要存放两天,才能借给后面的同学。

因为我是二年级的学生,我能赶上课程,但一整个暑假,校园关闭给我的功课增添了负担,我不想再这么耗下去,希望更多场所会开放”。

牛津大学大二的医学生Ariff Castronovo向学校问询了重修一事,因为自己这一年经受课程和疫情的双重压力,实在不堪重负。他会每周和自己的导师见一面,这样能增强他的信心。

Ariff Castronovo说,“这样的想法是在1月产生的,当时我正在准备模考,我感觉自己难以克服困难。我很担心,因为已经落后了,只会越想更糟,更何况下个学期的繁重功课”。

对于从3月8日可以面对面授课和使用校园资源的有实践课的学生来说,事实没有想的那么顺利。

Ruby Betts和Ellis Tree是 Kingston University的两位平面设计的学生,她俩表示,面对面教学机会有限,同时因为远距社交,难以进入工作室,这让她们开始担忧毕业后的就业前景。



她俩做了一本名为“抗议者的心声”的册子,上面有25位艺术生的手写标语,比如,“起居室无法成为工作室”,“我们的学习资源不够”,寄给了英国大学部部长,希望能让政府了解学生们的困难和挣扎。

Tree表示,“我们的创意课程要求实践技能,但我们要么没有教授这些技能,要么没有使用相关设施来锻炼。一堂线上课无法教动手能力,9250英镑的学费实在是不合理。这些是我们艺术生的一致感受”。

学生们气愤的是去年夏天被承诺的新学期生活并没有完全实现。一份议会请愿申请学费降至300英镑的签名已经超过580000份。

如何补偿学生们在疫情间的教育损失是一个全球问题。

据Devex,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数据显示,因为校园关闭,全球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受到了损失,有2.58亿孩子休学。

肯尼亚政府决定让所有学生重修这一年。印度和加拿大等国家地区决定让学生主攻一些学科,孟加拉国决定在接下来两年的中学教学中,主攻数学、孟加拉语、英语和科学。

麦肯锡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的算法对两个方面进行了统计,一种是为学生更多的学习时间,比如夏季课程、周末的跟进和延长每天的学时,比如在菲律宾,去年各中学在暑假补课。



另外一种是对受影响特别严重的学生进行小班或一对一教学。

英国政府宣布将发放3.5亿英镑,用于最边缘化的学生的密集补课。

加纳的多所中学是以同学互促的方式。

意大利政府已经开始了让大学学生志愿一对一辅导中学学生,目前影响不错。

特别是有移民背景的学生,目前他们的学习成绩、社交能力和心理状态都有明显改善。

埃塞俄比亚把小学前三年的课程压缩至9或10个月,尼泊尔政府对贫困女孩进行9个月的补课教育后,有超过80%的同学成功转进了公立学校。

每种教育方式都需要不小的开销。



英国智库财政研究所(IFS)表示,英国教育部之前预判的为支持最受影响的学生将投入的15亿英镑还不是一个准确数字。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世界银行统计得出,疫情开始后,全球三分之二的中低收入国家和三分之一的中高收入国家缩减了教育的投入。

据UNESCO估计,补课项目的成本是重修的一半,对中低收入国家的来说,补课项目的投入大概是350亿美元,如果现在投入,而不是犹豫拖延的话,会让实际开销最多减少75%。

UNESCO表示,尽管投资教育会有循序渐进的效果,也应该是政府优先考虑的事宜,但说服多国政府投资是很困难的。

孩子和年轻人为了长者在疫情期间的安全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牺牲,所以我们应该确保他们不再在未来付出高额代价。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