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英国 新闻 儿童 保护 性侵

《泰晤士报》推出对英国警方的重磅调查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六一儿童节前夕,《泰晤士报》推出重磅调查报告:警方“掩盖”在儿童性剥削案方面的失败。在报告中,媒体揭露了英国警方在保护成千上万遭受性虐风险的女孩方面的严重失职。

被英国警方视为失踪的成千上万名女孩,实际很多人反复受到性剥削,其中最小只有11岁,警方错误以及其中的“掩盖”,遭到媒体和议员炮轰。

十年前,在《泰晤士报》调查记者安德鲁·诺福克的努力下,在北英格兰的罗瑟勒姆等地一起大规模、存在30多年的儿童性剥削丑闻被曝光,超过1400名儿童受到群体性侵害和暴力侵害,其中涉及有组织犯罪和警方制度性应对失败、且试图掩盖问题等等情况。

地方议会明知道实情却毫无作为,最后一系列官员引咎辞职,迄今36名男子因涉嫌该丑闻而被定罪。这一英国历史上重大丑闻改编成英剧《三个女孩》,2017年播出(豆瓣8.7分),再度引发全国热议。

2018年的新报告显示,受害者达到1510名,目前调查还在继续。

历代内政大臣誓言要解决这一根深蒂固问题,但诺福克今年最新的调查发现,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甚至越来越猖獗:过去三年,英国有受虐风险的孩子“失踪”超过55000次,最小的11岁。

警方承认距离应该了解的性剥削犯罪知识有巨大差距,且一些警官未能记录有关嫌犯的任何信息。

一名有学习障碍的青少年被一群男性集体性侵害、还被拍下来,但却声称这是符合她意志的,她所在的福利机构也没有好好保护她,警方最初未采取任何行动。



2018年以来,西约克郡警方已记录了5500多起儿童失踪案件,据信这些孩子有遭受性虐待的风险。

其中一人失踪197次。另外两个孩子失踪超过100次.Humberside警方透露,四个孩子失踪超过100次,其中一人在过去三年中失踪了156次。

英格兰高等法院的法官向政府抱怨地方协会将受害者安置在大篷车里,原因竟是儿童之家空间不足。警方试图掩盖令人尴尬的执法缺失,不向媒体透露真实情况。

《泰晤士报》报道,全国有45个地方警察局拒绝公开信息,包括伦敦警察局也试图修改部分报告,试图掩盖他们执法失败的细节。

内政大臣普利提·帕特尔表示:“我期待每一宗案件都得到彻底调查,我们支持警方更好掌握这些令人震惊的案件,且运用全部的权力来阻止这些令人发指的恶行。没有什么比保证我们的儿童安全更重要。”

不过,同样的话似曾相识,从前首相特蕾莎·梅担任这一职位开始,每一任内政大臣都信誓旦旦,但过了10年却依然没有有力挽救这些可怜的女孩。

早在2014年,一份调查报告就指出,这些被性剥削的孩子受到的伤害包括:轮奸、强迫儿童看性爱片、下药、警告她们不服从就用汽油烧她们、警告性侵她们的母亲和妹妹、诱拐她们到其他城市等等。

2014年一份发给执法机构的法律指导指出,多次失踪儿童的严重风险,这通常表明他们被性剥削。



前皇家首席检察官纳齐尔·阿夫扎尔曾经将罗奇代尔(Rochdale)诱拐儿童团体绳之于法,他表示:“如果一个孩子失踪一次,警方会动用一切资源寻找。当一个孩子失踪了两三次甚至一百次,他们就会失去兴趣。”“已经十年了,我们又回到了过去。”

1.失踪了131次,多次被发现和一群“更年长的男性”在一起,而且是“潜在的伤害者”,萨曼莎(化名)去年出现在家庭法庭的时候,是一个“焦虑、胆怯的青春期女生”,而且“有被性剥削的严重风险”。然而,那群成年男性中,只有一位性侵害者被起诉,其他人只是获得警方的警告。

15岁的萨曼莎有四个兄弟姐妹,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父母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还有滥用药物和酒精的习惯。很显然,来自破碎家庭的她很容易迷失,曾经多次自残。

更严重的是,她从2017年开始多次失踪——一开始从父母家失踪,后来被送到收养处和福利院的时候也多次失踪。如今我们知道了,因为其个人状况,她成为黑帮诱骗下手的对象。

根据英格兰高等法院家庭法庭大法官柯布先生的说法,在2019年,萨曼莎就失踪了131次,他评估萨曼莎有被性剥削的重大风险,“尤其她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自己所处的风险……多次和更年长的男性在一起,他们具有伤害以及强迫她做一些伤害到她自己的事情”。

最后,柯布裁定,出于保护她的原因,她应当被限制自由,萨曼莎接受了,如今生活在一个由地方议会为她租的房子里。像萨曼莎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而且有人是切切实实受到伤害,但这些处于社会边缘的孩子往往意识不到自己受到伤害。

在萨拉(化名)手机中,有一段她被一群男性性侵害的视频。萨拉有学习障碍,她的社工敏妮表示,至今那群侵害者没有被起诉。



萨拉的母亲无力面对她的叛逆行为,所以她很早就进了福利院。社工认为她在13岁时候开始就受到年长男性的性剥削。去年,她多次从福利院失踪,有一次她被发现和一个大人在一起,两人都持有毒品,双双被捕。

敏妮表示,尽管她们将短片交给警方,警方没有派人到福利院保护她。“警方告诉我们,他们和萨拉聊过,她表示双方是自愿在一起,没有做什么违背意愿的事情。”社工申请让警方向一名男性发出禁制令,但警方没有行动。

这些处于很容易被性剥削处境有的时候还要面对自己禽兽般的父亲。去年3月份,艾玛(化名)告诉自己老师,她父亲给她看性爱片,然后让她抚摸自己。

这位15岁的女生表示自己从12岁开始就被父亲性侵,很担心自己会怀孕。后来,她被送到福利院,警方调查之后却没有起诉,表示取证困难。

艾玛已经失踪17次,多次试图自杀,被救5次。后来,法庭发现她手机上纪录显示她多次和不知名的成年人见面,让人担心她被性剥削或者服用药物。

然而,在法庭发出警告后,艾玛一个月后再次失踪,最后在一个公寓被发现和三个男性成年人在一起,警方怀疑她被他们侵害。不过,根据法庭纪录,执法部门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

《每日邮报》早前也报道了一个案件,一个亚裔黑帮诱拐团体将未成年女孩拐到伯明翰,然后侵害她们长达10年之久——警方一直了解情况,但没有及时作为。其中一名女生表示自己在2012就像德比郡警方举报自己侵害者的名字,但没有一位被绳之于法。

这6名男子最终被判监禁,罪名是性剥削5名青春期女子7年之久,还有强奸和不当行为,他们的刑期加起来101年。这些黑帮全都是来自谢菲尔德和罗瑟勒姆的亚裔。



该女生表示,自己当年从福利院出走,就被一个“猎捕女生”的黑帮盯上了。她表示一群巴基斯坦裔的男性多次把她和她的朋友从福利院带出来,然后被灌醉、下药和性侵。

她表示,有一次警方截下她们和黑帮分子同处一辆车,但警方只会是记录她们几个未成年女生的名字,就放行了。自此,她多次被拐到其他地方,被性侵。

她表示最愤怒的是,她成了警方和社会福利部门的替罪羊。社会福利部门将她当作诱拐者,而她当时只有14岁。“儿童之家知道这件事,他们都看到我被截走,但他们无动于衷……我在警察部门多次录口供,但他们什么都没做……”直到后来警察发起专门打击黑帮行动,她们才被解救出来。

2.儿童性剥削(CSE)的定义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从成年人和儿童之间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中获得好处,从强迫、欺骗18岁以下人士参与性活动。

性剥削受害者也包括16-17岁的未成年人,尽管他们能够发生出于自由意志结合的性行为,但从性剥削规定角度来说他们也可以成为受害者,无论是否自愿。

不少人可能看过一部国内大热电视剧名叫《沉默的真相》,当中也有乡村女孩(在原著中为儿童,在电视剧里为成年高中生)被诱拐,成为贪污官员的性侵对象,当中警方充当了保护伞——尽管英国警方不存在保护伞问题,但他们多年执法不力,且不愿意向巴基斯坦裔黑帮动手,《泰晤士报》记者诺福克认为他们是担心政治不正确的指责。

而在罗瑟勒姆等地,工党执政的地方议会也担心得罪亚裔社群,他们是铁票仓,而且一旦处理不好造成种族对立问题。



执法不力有多方原因,但《泰晤士报》发现警方还存在掩盖真相的情况——多年来仅仅将这些脆弱处境的未成年少女的失踪仅仅当作失踪案处理,不去彻查可能涉及的性剥削和诱拐情况,令人发指。

《泰晤士报》的调查中有更多鲜明例子:比如,一个在西约克郡的孩子三年内失踪了197次,当局也知道她可能遭受性剥削,警方内部报告表示“有极少证据表明剥削者被调查”,而且儿童保护专家也表示警方错误认定受害者多次失踪,警方去调查是徒劳无功的,不如将资源放在其他罪案上。

多年来,父母和社工多次汇报扶养或监管的孩子失踪,可能受到性剥削。大部分受害者少不更事,被黑帮分子用金钱、酒精和药物诱骗,最终不得不多次逃离。

最新消息,帕特尔表示政府会公布改善情况的方案。不过,《泰晤士报》表示,2014年的时候政府就曾经公布过指南,指出多次失踪的儿童往往受到性剥削,然而警方却无视这一指南,对外将孩子失踪仅仅定性为失踪。

记者根据《信息自由法案》所申请公开的政府文件显示,从2018年开始,西约克郡警方记录了5500宗失踪的案件。亨伯塞德警方文件显示4名孩子每人失踪超过100次,其中一人在过去三年失踪了156次。

泰晤士报获得纪录显示,过去三年警方总共记录5万多次孩子失踪、且警方内部认为存在性侵害风险的情况,大部分人处于14-16岁之间。

记者要求警方公布他们如何执法的细节。

2019年,亨伯塞德警方汇报“小部分积极的结果”,但表示“目前的重点在于保护受害者,很少性剥削者被调查”。其实,有关警方认定这些失踪案存在性剥削风险、以及很少侵害者被调查的情况都被修改过,是记者通过技术还原了。



对此,警方表示,他们开始调查是谁下令对真实情况进行修订。根据《泰晤士报》的调查,全国有45个地方警察局拒绝公开信息,包括伦敦警察局也试图修改部分报告,试图掩盖他们执法失败的细节。

罗瑟勒姆选区的工党议员萨拉•钱布恩表示,南约克郡警察局需要重建公众对于他们的信任,只有保持透明才能做到。

她还表示,孩子失踪是她们可能受到性剥削的早期信号,目前看来警方也知道这个情况,然而放任孩子失踪,这让人感到耻辱。”早在2020年,罗瑟勒姆警察独立调查办公室就发布报告,指出当地警察无视受巴基斯坦裔黑帮性侵害的女性的报告十年之久,因为他们担心会增加种族之间的紧张。

《泰晤士报》更表示,警方和工党把持的地方议会了解到案件和巴基斯坦裔(科索沃等东欧人士也有涉及)黑帮有密切关系,但因为怕得罪主要票仓,造成族群矛盾,对情况讳莫如深,不敢采取更强有力措施。

警察行为独立委员会的五年调查发现:罗瑟勒姆警察得到孩子父亲警告,知道有亚裔男性多次和未成年女发生性关系,但不敢公开实情,因为侵害者是少数族裔。

当时内政大臣帕特尔表示当地警方没有承担起基本的职责,那就是保护儿童。

《泰晤士报》表示,性侵害很难起诉是实情,但当局可以出示诱拐儿童警告令,警告侵害者如果他们再次被看到和该名儿童在一起就会被逮捕。



不过,遗憾的是,如果没按照警告令做,不会触犯刑法,专家认为这没什么用。地方议会还可以入禀英格兰高等法院,处于保护理由限制未成年人的自由。

不过,去年柯布大法官表示,他和她的同事多次无奈授权福利院将受保护的孩子归置在大篷车里,因为太多孩子需要保住,福利院没有资源了。

去年,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法院裁定将孩子们送到416个受保护居住地点。

警方表示他们尽了一切所能寻找失踪儿童,把他们送回家庭或者福利院,他们定期和其他政府部门开会,包括社会福利部门,制定安全计划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他们表示性剥削是他们执法的重中之重,已经建立了多个小组专门负责保护受害者、起诉侵害者,有的人被监禁18年,他们表示那些失踪100次的孩子的情况属于个例。

全国警长协会儿童保护负责人西蒙·贝里表示警察在保护失踪儿童上已经大大改善,他们知道还有更多事情可以做,这不是警方一个单位可以做到的,必须和社会福利、地方政府、慈善组织等等和做。

内政部和教育部则表示他们正努力改善情况,为那些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

3.2011年,英国“罗瑟勒姆儿童性剥削丑闻”被曝光,轰动全国。



这个情况早在2002年就由因为名为安吉·希尔的专家调查发现,她受地方警察所托进行调查,发表报告警告从2002年到2007年间就出现了大量性剥削案件,她将其称为“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保护丑闻”——然而,性剥削的证据最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出现,当时的福利院管理者报告他们收容的未成年人多次被出租车司机接走。

到了2001年,多个家庭和福利院都向警方和地方议会举报了这些猎捕者,但直到2010年首次集体起诉才出现,当时是5名巴基斯坦裔男子被起诉对12-16岁的少女性侵害。

2010年曾经发生一宗3名住在社会福利院的少女被5人灌醉、诱拐和性侵。

2011年,《泰晤士报》调查诺福克发表调查报告,指出性剥削情况猖獗,警方和地方议会对于制度性性侵和儿童性剥削情况知晓已经10年,但因为惧怕政治正确问题拒绝调查,存在历史性问题。

该报的调查报告引起了下议院内政委员会的注意,他们召开了听证会,请来诺福克作证。罗瑟勒姆地方议会为此召开了独立调查。

2014年,调查报告发表,得出1400名儿童在1997年到2013年在罗瑟勒姆被性剥削,侵害者绝大多数是巴基斯坦裔,另外也有库尔德族裔和科索沃裔人士。而受剥削的女孩对象除了白人,亚裔少女也不在少数——后者因为羞愧,更不愿意报告给警方。

安德鲁·诺福克其中,侵害行为包括轮奸、强迫儿童看性爱片、下药、警告她们不服从就用汽油烧她们、警告性侵她们的母亲和妹妹、诱拐她们到其他城市等等。



怀孕的情况很普遍,有的人甚至只有12岁,最后有人终止妊娠,有人流产,有人生下孩子只能交给自己老母亲扶养等等,都造成极大的心理伤害。

报告指出,当局无法解决这种性剥削的原因有很多,涉及种族、阶级和性别,包括:对于工人阶级女孩的漠视和鄙夷;担心侵害者的种族背景会造成有关种族主义的指控,影响社群关系;工党执掌的地方议会不愿意得罪忠心支持他们的少数族裔;对儿童权益的模式;要保护地方的名声,等等。

当时,罗瑟勒姆地方议会理事长、儿童服务主管和南约克郡警察局长都辞职了,但除此之外没有官员被纪律处罚。

曾任罗瑟勒姆儿童服务主管的肖恩·赖特政府后来又发起另一个独立调查,在2015年报告公布,表示地方议会掩盖事实,让吹哨者噤声,存在霸凌、性别主义的文化,最终勒令地方议会解散,直接委派专员。

2016年,在警方新行动下,19名男子和2名女子被起诉,罪名是性侵害,他们的行为甚至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其中黑帮老大被监禁35年。

2018年,全国犯罪局(NCA)在负责调查罗瑟勒姆过去的性犯罪纪录时,发现在1997年到2013年所存在的性剥削案件比2014年调查时还要多,达到1510名受害者,80%的涉嫌性侵害者是巴基斯坦裔,90%的受害者是11-18岁的白人女孩。

4.今天,距离《泰晤士报》震撼调查已经10年了,但数千名儿童还继续失踪、继续被性剥削。

记者诺福克表示,不同政府部门之间存在信息分享不力的情况。多年以来,一任又一任的内政大臣表示要做得更好,但改善寥寥。



2015年,时任内政大臣特蕾莎·梅宣布儿童性侵害是社会重大威胁,和有组织犯罪等重罪一个级别。当时内政部拨款数百万英镑投入到对警察的培训、对慈善组织的支援等等上。

梅的继任者艾梅柏·勒德引入一系列措施,包括建立专家团队为政府提供谏言。现任内政大臣帕特尔则在1月份表示政府制订了应对性侵害的策略,改善和检讨的范围包括种族因素。

警察高层承认,他们需要多年才能掌握性剥削问题的本质,但表示他们的应对大大大改善了,比如自2014年后,数百人被起诉。不过,2014年调查报告所曝光的罗瑟勒姆事件案件中,迄今还有数百宗仍在调查。

诺福克表示,要解决性剥削的问题是很复杂的,很多未成年人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不想被警方找到。有的受害者则担心被报复。调查者也需要专业的知识,才能取得受害者的信任,获得证据,但如今警察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警察看到有受害者失踪100次,就会觉得徒劳无功,将注意力放到其他更容易侦破的案件中——但诺福克批评这绝对不应该是常态。

《泰晤士报》社论指出,该报的调查显示太多儿童成为警方关注网络的漏网之鱼,受调查的犯罪者太少。诺福克表示,除非政府、警察、社会福利组织一起合作,分享情报和信息,否则下一代的孩子还会继续受害。

“罗瑟勒姆事件发生十年后,我们都应该为此感到羞愧”,该报社论疾呼。2020年的报道显示,最终报告尚未公布,调查负责人说,“罗瑟勒姆事件正在继续取得重大进展”。






1条评论
avatar

1楼 英国加的夫網友 发表于2021-06-04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