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英国 政府 抗疫 合同

抗疫期间内阁大臣和卡明斯涉嫌无招标 签订“裙带”合同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英国高等法官裁定,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去年3月在未经招标的情况下将一份合同授予了他和时任鲍里斯·约翰逊首席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长期合作伙伴拥有的一家市场调查公司是非法的。

不过判决认可了紧急情况下可以不经竞争投标的程序。

大法官奥法雷尔(O'Farrell)女士就内阁办公室与公众优先(Public First)公司的合同做出裁决,她说:原告有权声明,2020年6月5日决定将合同授予Public First存在明显的偏见,是非法的。 她还说:公正和知情的人士会意识到,当时确实需要对与公众沟通进行研究,以有效沟通应对疫情,这些研究服务是迫切的。

抗疫紧急时期,政府不少合同并没有进行竞争性招标。非营利组织善法项目(GLP)对这些合同提出的一系列司法审查。 Public First公司由政策专家詹姆斯·弗雷恩(James Frayne)和雷切尔·沃尔夫(Rachel Wolf)管理,两人此前都曾与卡明斯(Cummings)和内阁府部长戈夫(Gove)共事。

2011年弗雷恩出任教育部传播总监,与时任教育部长戈夫的特别顾问卡明斯共事。沃尔夫曾担任戈夫和卡明斯的顾问。 该公司于去年1月获得内阁办公室合同,由卡明斯和另外三名约翰逊高级职员向公务员推荐。

抗疫时期,卡明斯敦促政府聘请公关公司,就政府的抗疫措施举行焦点讨论,了解民意。它与这间公司根据合同对北部地区的大多数新保守党选民进行了民调。

第一份合同9万镑,低于法律要求公开竞争性招标的门槛。 第二份合同的最高价格是84万镑,由于紧急情况,免除投标程序给了该公司。最后支付564393镑。这份合同还包括借调公司的第一合伙人加布里埃尔·米兰德(Gabriel Milland)到首相府业务部门工作。



当媒体去年7月首次披露这份合同时,内阁办公室表示,认为弗雷恩和沃尔夫与卡明斯的长期交往是这一决定的一个因素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案件在2月份开庭审理时,卡明斯在一份证人证词中证实,弗雷恩和沃尔夫是他的长期朋友,他对该公司获得这份合同起到了重要作用。

不过卡明斯说,他之所以介绍这间公司不是因为他们是他的朋友,而是因为他相信该公司是唯一一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工作做好的公司。

卡明斯说:在这个领域,很少有公司能胜任,几乎没有其他公司能胜任。 在证人证词中,卡明斯表示:英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家紧急状况,数以千计的生命危在旦夕,面临数千亿英镑损失。在这情况下,加倍增加民意调查费用不应被质疑。 一些人确实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证明物有所值的。我回答说,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我们正处于一个百年一遇的疫情中,如果它能帮助我们拯救生命并将经济破坏降到最低,那么这里的几千英镑就微不足道了。

善法项目小组在法官奥法雷尔面前辩称,内阁办公室在授予合同时的行为是非法的,带有明显的偏见。 政府对此予以否认,称卡明斯在2020年底离开唐宁街的职位,当时只是就与该公司合作提出建议,而不是作出决定。卡明斯与该公司之间的过去的专业联系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判断公众优先这间公司是否确实是提供所需服务的最佳和唯一的合适机构。

内阁办公室法律小组成员迈克尔·鲍舍尔(Michael Bowsher)表示,戈夫与沃尔夫和弗雷恩有专业和私人关系,但否认授予公众优先的合同就是基于此签订的。 他补充说,内阁大臣没有参与这一决定,也没有以任何方式影响这一决定。

不过,在合同授予方式和合同期限有关的三项诉求中,法庭认可政府的紧急时期可以免除投标等,只是支持善法项目小组对该合同存在明显的偏见的诉求。 法官弗雷恩还表示,Public First拥有开展这项工作的专门知识。



然而,市场研究协会主席简·古丁(Jan Gooding)在一份证人声明中表示,她对卡明斯有关该领域公司的评论极为关注,并补充说,有许多公司完全有资格履行这一合同。

高等法院作出裁决后,善法项目负责人乔毛姆(Jo Maugham)表示:这不是为公众利益而设的政府,而是为保守党的朋友而设的政府。我们不明白,首相怎么能管理一个不顾法律行事的内阁。政府声称在授予合同时没有偏袒。但高等法院认为,一位知情的观察员得出了相反的结论。

但Public Firs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我们在流感大流行早期所做的工作深感自豪,这有助于挽救生命。 他补充说:法官驳回了善法项目小组的大部分诉求,没有发现这合同的签署存在实际偏见,也没有发现任何合同履行速度或规模有关的问题。法官在判决书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对Public First提出任何批评。 而内阁办公室说:判决明确表明,没有任何实际偏见的迹象,授予合同的决定不是由于任何个人或职业关系。

内阁办公室发言人说:我们欢迎法院的裁决,即我们有权在极端紧迫的情况下签署合同,以应对前所未有的全球流行病。法官认识到,在大流行最严重的时候,情况非常复杂,如果不能提供有效的沟通,将危及公众健康。 他补充说:本判决书中提出的程序性问题已经通过实施采购过程的独立董事会审查得到解决。

工党副领袖安吉拉·雷纳表示,判决显示政府的行为不道德。 她说:我们都知道政府的行为是不道德的,现在一位法官证实,政府又一次非法地向他们的伙伴分发合同。在一场致命的流感大流行中,不仅政府的核心人物把纳税人的钱给了他们的朋友和同事,他们还浪费了更多的钱试图掩盖这一点。政府需要明确说明他们计划如何收回这笔公款以及其他涉及数十亿英镑的给保守党捐赠者让他们提供的不安全的个人防护装备款项。



1条评论
avatar

1楼 日本东京網友 发表于2021-06-10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