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社会 大麻

英国大麻秘密种植产业曝光,3000儿童奴隶吃狗粮为生还遭性虐!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太阳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大麻交易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黑暗而令人震惊的事实,大约3000名儿童奴隶在恶劣的条件下种植大麻。

《太阳报》:在英国秘密的“血大麻”农场里,奴隶们被拴起来喂狗粮

这些孩子大多是十几岁的越南男孩,他们被人贩子从家里拐走,贩卖到英国,强迫他们在英国各地的秘密大麻窝点工作。在那里,孩子们忍受着恶劣的条件,被帮派头目殴打和性虐。那些年仅11岁的孩子们只能吃大麻种植场的残羹剩饭,甚至有人不得不靠吃狗粮为生。他们经历的这一切让反奴隶运动者们创造了“血大麻”这个词,反映了英国每年26亿英镑非法大麻市场背后的恐怖。据估计,英国每年的大麻吸食量达255吨。英国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表示 ,英国人口贩卖的受害者中96%是越南人,其中81%是儿童。其中大部分越南人都是通过卡车偷渡进英国的。10月发生的39名越南人在埃塞克斯丧生的事件中,有10名为青少年。但是警察太忙了,根本不可能专注于清剿大麻种植场。英国各地都发现了大型大麻种植场——甚至包括一个废弃的警察局,但全国各地规模较小的大麻种植场达上万个。仅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警方就在伦敦发现了314个非法的大麻种植场,但英国大麻种植的真实规模永远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它们藏在住宅和商店的秘密房间内。对吸食大麻的人来说,在英国,3.5克的大麻价格约为20英镑,而28.3克的大麻价格约为180英镑,这比美国的合法大麻的价格要便宜。令人震惊的是,政府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7年中,随着警方将资源集中在其他方面,对大麻种植场地的突击搜查大幅减少。数以百万计的英国人助长了大麻交易的蓬勃发展。在16至64岁的英国人中,约有30%的人承认曾尝试吸食过大麻,这意味着吸食过大麻的人约有1000万。断指儿童受害者可能是向Le一样的儿童,他11岁就成了孤儿。在他越南老家,他要为垂死的母亲支付住院的账单,这让他背上了巨额高利贷。他被一家修道院收留,但之后被放债人绑架,放债人要求修道院交出Le家的土地来还债。他们的最后通牒是一个可怕的威胁——一个装有Le的断指的包裹。尽管修道院试图帮助Le,但他还是被关押在仓库里,用铁链锁着,吃着残羹剩饭。在被卖给一个团伙后,他被送上了危险的卡车,穿越欧洲前往英国。他被迫在一个非法的大麻种植场工作,饿到吃植物为生。当警察突袭大麻种植场的时候,他被救了出来,并被送进了当地政府的看护中心。但在购物中心遇到了一个会说越南语的男人后,他再次被别人拐走,作为奴隶在一个仓库里工作。伦敦警察厅反人口贩卖部门的前负责人Phil Brewer表示,这是因为种植大麻的奴隶被洗脑,不相信政府当局。Phil Brewer 解释道:“他们在这里不会说英语,也无处可去。恐惧因素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被吸引回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回到被剥削的地方。”Le最终成功逃脱了新的人口贩卖组织,并被安置在一个安全屋里。但他们表示,他生活在被驱逐出境或者被黑帮头目发现的恐惧中。有一天,他离开了安全屋,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出了什么事。但Le的痛苦经历并不在少数。虽然有些人,像Le一样,从孤儿院或者在路上被绑架成为奴隶,但是也有些人自愿离开他们在越南农村的家人,寻找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他们被人贩子用激动人心的工作机会或交换学生的虚假承诺所诱惑。然而,他们却在痛苦的劳役中度过了数年,从一个种植园到另一个种植园,在残暴的恶棍的控制下,为挣到前往英国的旅费而工作。警察的突击搜查揭开了这些奴隶噩梦般的生活。他们的工作使他们暴露在有毒化学物质、火灾风险和来自敌对的贩毒团伙的暴力中。

靠吃狗粮生存2019年10月,警察解救了三名越南儿童,他们住在Rochdale的一处肮脏的工业区。2015年4月,一名32岁的越南男子被发现在北爱尔兰的一处房子里靠吃狗粮为生,警察在那里发现了500多棵大麻。2017年,四名年轻的越南工人被发现睡在床垫上,并被锁在一个地下核掩体里,他们照管着4000座核电站,核电站每年的运作价值达200万英镑。Phil Brewer说:“大麻被视作一种软性毒品,与暴力无关,通过传统的毒品交易方式出售。我觉得人们不太会把暴力和控制联系在一起。”警方打击幕后主谋的努力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2019年9月,20名黑帮成员在南威尔士被英国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和警方联合抓捕后入狱。调查发现了一个由45个大麻种植场和储藏室组成的网络,据信该团伙净赚了2500万英镑。

警察败下阵来尽管警方的一些大型行动取得了成功,但警方在2018-2019年间仅捣毁了8600个大麻种植场,只是2011-2012年间搜查的16590个种植场的一半多一点。致力于大麻合法化的非营利组织Volteface表示,根据信息自由要求获得的司法部数据显示,在截至2018年的5年里,因种植大麻而被起诉的案件减少了63%。因为这涉及到警察的预算和工作重点。Volteface的政策主管Liz McCulloch表示:“警察正在撤出监管大麻市场。”Liz McCulloch表示:“因为他们的预算紧张,这已经不是优先事项了。”“种植者可能更有信心了,因为他们的种植活动很可能不会被发现。”英国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的毒品威胁与情报部门前负责人Tony Saggers补充道:“考虑到警察面临的压力,尤其是另一种毒品造成的威胁,大家对大麻的关注度降低是无可厚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打击非法种植大麻没有被认真对待。”研究越南儿童和年轻人贩卖问题的专家Mimi Vu希望发生在埃塞克斯的悲剧对越南人民敲响警钟,希望越南年轻人能在他们自己的家乡寻找致富的道路,而不是将自己的未来堵在前往英国的致命卡车上。“他们从小就相信最好的选择是去国外。但是在埃塞克斯发生的事就让一切都明朗了,这样做的危险是非常真实的。”“现在没人会说我们是在编故事把他们吓跑了。”但是警方情报显示,即使非法入境的越南人减少,仍然会有大量被贩卖的奴隶帮助种植大麻。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阿尔巴尼亚黑帮正在转向大麻交易。内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英国被贩卖的阿尔巴尼亚劳工数量将翻一番。英国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毒品威胁与情报部门的前负责人Tony Saggers表示,吸食大麻的人应该更多考虑种植大麻的人力成本。“休闲大麻吸食者指责法律阻止了他们选择吸食大麻的自由。”“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